会员前50名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河北邢台曹国舅 曹希蕴

[日期:2013-04-29] 来源:  作者: [字体: ]

曹国舅

诞辰:八月十五

法宝:云阳板

皇封:济阳郡王

仙家名号:八仙之一

故里:邢台宁晋

曹国舅,名佾,亦作景休,为八仙之一。《宋史》称他为慈圣光献太后(邢台宁晋人)之长弟,故称国舅。曹国舅是道教八仙中地位最尊贵的人物,尽管地位很高,被封为国舅,而且天资聪明,但是他并不喜欢享受富贵的生活,不喜欢利用特权,而是喜好道教的修行。

曹国舅乃北宋枢密使曹彬之孙、吴王曹玘之子,曹氏祖上自曹彬之父曹芸以上世居在宁晋,曹芸的父亲及以上曹氏诸人死后均葬于其原籍邢台宁晋县延白村曹氏祖茔,后世迁徙灵寿,遂灵寿成为籍里,但曹彬却让其第五子曹玘居住宁晋,守护宁晋县之曹氏祖坟,以示不忘根本之意。曹玘后被仁宗封为吴王,曹玘之女应诏入宫被宋仁宗册封为皇后,而后曹皇后之长弟曹佾成为曹国舅。根据此历史记载,曹国舅为邢台宁晋人,曹皇后之弟。后世被尊奉为道教八仙之一。

曹国舅有一弟自恃为帝室的亲戚,逞强行恶,抢夺百姓的田地据为己有,而且不法的小人多出自其门。国舅自始至终竭力规劝他,都不能使其改过自新,最后竟被其视为仇人。国舅说:“天下之理,积善者昌,积恶者亡,这是不可更改的。我家行善事,累积阴功,才有今日之富贵。如今我弟积恶至极,虽然明里他能逃脱刑典的制裁,但暗里却难逃天法。如果一旦祸起,家破身亡,到那时想牵只黄狗出东门,都是不可能的,我即感到耻辱又害怕真的会发生此事。”

于是他散尽家财,周济贫苦之人。最后,他辞别家人和朋友,身着道服,隐迹于山岩,修心炼性。数年之后,他已达到心与道合、形随神化的境界。突然有一天,汉钟离和吕洞宾游至他修道之处,问他:“你闲居时修养什么。”国舅答:“其他的无所作为,只修道而已。”二仙问:“道在哪里?”国舅指着天。二仙问:“天又在哪里?”国舅指着心。钟离笑道:“心即天,天即道,你已经洞悟道之真义了。”于是授他《还真秘旨》,令他精心修道。不多久,他由汉钟离、吕洞宾引入仙班。

曹国舅事迹见于《纯阳帝君神化妙通记》、《宋史》、《陔余从考》、《历代神仙史》、《神仙通鉴》等记载。

曹国舅证仙果后,亦有仙文集传留于世,诗曰

物表英才性朴纯,天然气象妙精神。

眼空四海全无欲,心贯三才绝点尘。

帝赐金符微一笑,师传玉诀乐长春。

源缘慈父征唐德,积一皇后二仙真。

在民间的八仙形象中,曹国舅不是通常的道士打扮,而是仍然穿着他的官服,腰系玉带,手持玉板。他常执檀香云阳板,为人间婚丧喜庆,敲得喜气洋洋,云散日出。

曹仙姑(曹希蕴)

故里:邢台宁晋

世号:曹仙姑

皇封:清虚文逸大师、道真仁静先生

曹仙姑,北宋著名女冠。字希蕴 ,女道士 ,世号曹仙姑 , 后宋徽宗赐名道冲,诏加号清虚文逸大师、道真仁静先生。赵州宁晋(今邢台宁晋)人,曹利用族孙,宋史艺文志有曹希蕴歌诗后集二卷,苏轼曾叹赏其诗。从陈撄宁先生于20世纪30年代作《〈灵源大道歌〉白话注解》以来,曹仙姑之名开始广为道教研究者和气功爱好者所知。

【生平】

曹仙姑 , 初名希蕴 ,字冲之。后来徽宗赐名道冲。乃宋初大臣曹利用之族孙(按曹利用曾官至枢密史、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魏国公)。曹利用本为宁晋人,因出使契丹议和有大功,真宗赐第于都城之普惠坊。仙姑能言便解文字。五岁赋诗属文。十五岁,古今载籍,博览无遗。书一经目,终身不忘。尝谓处世居家,均在樊笼,因不愿嫁,脱身遁去。二十一岁,隐于少室山玉华峰,栖神导气者凡十余年。惟恐一物累己,衣粮不赍,人自供给,有若神助。家人踪迹之,则宛转潜避。齐人张公谏议知其异,度为女冠。因遥诣青州远游观张几真为师。欲受箓,无资,乃足历四方,货文于市,以冀遇得道者。后受箓于阁皂山。于是四方始知仙姑之名矣。然天资萧散,放旷物外,不就绳检,故毁誉几半天下。而仙姑终无喜愠。时或谐谑,形于词章,著其意而已。晚入京师,隐于阊阖门之咸宁坊。贫困者有所告,则赠以诗,使货鬻度日。都人供馈者,肩踵相摩,多所不纳。有不能却者,寻以施予他人。徽宗欲为仙姑建宫观,恳辞不获,则仅受数楹,为楼以奉三清。诏加号清虚文逸大师。又赐号道真仁静先生。又为营保庆泰宁宫于其侧。将落成,而仙姑尸解矣。葬于开封县新里乡,赐号希元观妙先生。仙姑博通书画、 历数 、力技,尤长于文辞。仙姑既没,诏尽索其所作,贮于玉清和阳宫,自是落人间者无几矣。其平生异事,难以枚举云 。

【曹仙姑作品】

《文逸曹仙姑大道歌》(《灵源大道歌》),《老子注》、《阴符经注》和《西升经注》、《曹希蕴歌诗集》等。

【曹希蕴的诗】

《西江月·灯花》

零落不因春雨, 吹嘘何假东风。纱窗一点自然红。费尽工夫怎种。

有艳难寻腻粉,无香不惑游蜂。 更阑人静画堂中。相伴玉人春梦。

《踏莎行·灯花》

解遣愁人,能添喜气。些儿好事先施力。画堂深处伴妖娆,绛纱笼里丹砂赤。

有艳难留,无根怎觅。几回不忍轻轻别。玉人曾向耳边言,花有信、人无的。

《文逸曹仙姑大道歌》

宋 曹文逸仙姑著

我为诸君说端的,命蒂从来在真息。照体长生空不空,灵鉴涵天容万物。

大极布妙人得一,得一善持谨勿失。宫室虚闲神自居,灵府煎熬枯血液。

一悲一喜一思虑,一纵一劳形蠹弊,朝伤暮损迷不知,丧乱精神无所据。

细细消磨渐渐衰,用竭元和神乃去。只道行禅坐亦禅,圣可如斯凡不然。

萌芽脆嫩须含蓄,根识昏迷易变迁。磋跎不解去荆棘,未闻美稼出荒田。

九年功满火候足,应物无心神化速。无心心即是真心,动静两忘为离欲。

神是性兮气是命,神不外驰气自定。本来二物更谁亲,失却将何为本柄。

混合为一复忘一,可与元化同出没。透金贯石不为难,坐脱立忘犹倏忽。

此道易知不易行,行忘所行道乃毕。莫将闭息为真务,数息按图俱未是。

比来放下外尘劳,内有萦心两何异。但看婴儿处胎时,岂解有心潜算计。

专气致柔神久留,往来真息自悠悠。绵绵迤逦归元命,不汲灵泉常自流。

三万六千为大功,阴阳节候在其中。蒸融关脉变筋骨,处处光明无不通。

三彭走出阴尸宅,万国来朝赤帝宫。借问真人何处来?从前元只在灵台。

昔年云雾深遮蔽,今日相逢道眼开。此非一朝与一夕,是我本真不是术。

岁寒坚确如金石,战退阴魔加慧力。皆由虚淡复精专,便是华胥清静国。

初将何事立根基,到无为处无不为。念中境象须除拔,梦里精神牢执持。

不动不静为大要,不方不圆为至道。元和内炼即成真,呼吸外求终未了。

元气不住神不安,蠹木无根枝叶乾。休论涕唾与精血,达本穷源总一般。

此物何曾有定位,随时变化因心意。在体感热即为汗,在眼感悲即为泪。

在肾感念即为精,在鼻感风即为涕。纵横流转润一身,到头不出于神水。

神水难言识者稀,资生一切由真气。但知恬淡无思虑,斋戒宁心节言语。

一味醍醐甘露浆,饥渴消除见真素。他时功满自逍遥,初日炼烹实勤苦。

勤苦之中又不勤,闲闲只要养元神。奈何心使闲不得,到此纵擒全在人。

我今苦中苦更苦,木食草衣孤又静。心知大道不能行,名迹与身为大病。

比如闲处用功夫,争似泰然修大定。形神虽曰两难全,了命未能先了性。

不去奔名与逐利,绝了人情总无事。决烈在人何住滞,在我更教谁制御。

掀天声价又如何,倚马文章非足贵。荣华衣食总无心,积玉堆金复何济。

工巧文章与词赋,多能碍却修行路。恰如薄雾与轻烟,闲傍落花随柳絮。

缥渺幽闲天地间,到了不能成雨露。名与身兮竟孰亲,半生岁月太因循。

比来修炼赖神气,神气不安空苦辛。可怜一个好基址,金殿玉堂无主人。

劝得主人长久住,置在虚闲无用处。无中妙有执持难,解养婴儿须惜母。

缄藏俊辩黜聪明,收卷精神作愚鲁。坚心一志任前程,大道于人终不负。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三峡信息之窗
读网文摘 书画家 曹也彬
户外冬泳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