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残破墓志揭开曹家尘封往事(图)

[日期:2019-11-30] 来源:中国江西网  作者:赵鸿宇 [字体: ]

  2012年盛夏将至,一轮红日透过尘土映照在南昌市经开区的大地上,多条道路修建,这里一片繁忙。白水湖管理处鸡山村村民熊永友受族人所托,处理修建金港路迁坟一事。忽听一声脆响,熊永友慌忙叫住挖掘机。

    挖掘机挖斗下,居然出现一块墓志,碑文书法优美,熊永友心知是块宝贝便将其搬运回家。稍稍读过几年书的他隐约看到,“马恭人墓志铭”和诸多大官名头。可方圆几十里有哪个马家是达官显贵呢?熊永友摇摇头,百思不得其解。

 

白水湖学校内曹秀先塑像

 

   

   

白水湖学校内曹秀先书法

    开山修路 寂寥墓中出土马恭人墓志

    2018年6月的一个周末,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与谱牒学者饶国平、地方史学爱好者宋世钞一行探访古代南昌重要地标鸡山。根据古代南昌地图,鸡山就在今经开区丰和北大道以及赣江西支旁,白水湖学校以东一带。附近聚集了鸡山村新区、北山新村、港口新村、港口新村二区等村落。刘道人码头、永兴码头、龙燕码头……昔日鸡山一带已被码头、工厂占领,外人根本看不出任何山丘存在过的痕迹。

    鸡山到底在哪?在鸡山村村民的指引下,一行人找到村里颇有名望的熊永友。一番长谈之后,熊永友简略解释了鸡山现今位置,随后话锋一转,“屋后有块马姓人士墓志,不知主人究竟是谁”。

    既然墓志出自鸡山熊家家山,系修路迁坟时发现,后人熊永友为何不知其真实来历?按熊永友的说法,出土墓志的山头名叫巴茅山,位于鹅公恼西南约500米处,1956年前后才划拨给鸡山村开垦,1960年左右南昌北郊林场成立,巴茅山成为北郊林场的一部分。“2012年土地征用修路,巴茅山上有8座坟墓,施工方让我们鸡山村认领祖坟。”包括熊永友、熊绪煌、熊永桐等人在内的5个熊氏子孙知道,地虽然是熊家的地,祖坟却并非熊家祖坟,几人当下对于迁坟并未放在心上。

    “小时候砍柴就知道巴茅山上有座大墓,外围都是红石。”熊永友的记忆中,这座大墓被埋没在荒草之中,从没见过有人祭扫。不过,即便该墓已为后世子孙遗忘,盗墓者的锹铲依然不依不饶地将其挖开。直至2012年金港路修路,大墓的墓碑早就不知去向。挖掘机缓缓降下挖斗,红色土壤下立时露出墓砖。几个熊氏子孙站在不远处吸了口香烟。又一挖斗下去却听见嘣的一声,有石头裂了。熊永友对着挖掘机驾驶室大喊一句,挖斗缩了回去。待到他走近一看,大墓旁挖开的泥土上已经静躺着分成两半的青石碑。虽然看不懂石碑的内容,但熊永友勉强可以看出,这是马恭人的墓志。

    “文恪”字样 揭开马恭人曹秀先妻子身份

    “太平府”、“知府”、“大夫”、“兵部”……墓志铭峻秀字体中依稀可见的字眼无不提示着其主人的尊贵身份,熊永友觉得让它在挖掘机的履带下碎裂、在泥土中掩藏实在可惜,又担心墓中物品放室内犯忌讳,于是他把两半墓志小心翼翼地放在屋后。

    “这些年我都在找姓马的人,想知道墓志是哪个马家的。”熊永友说,在扬子洲做客认识个姓马的,在附近工厂做活也遇见过姓马的,这些人要么不感兴趣,要么见过墓志后摇摇头。

    记者与饶国平、宋世钞等人第一次看到墓志时,为防止裂开处互相撞击带来更多损坏,两半墓志稍稍分开放置在熊永友屋后的桃树下。用水冲开表面的尘土,清晰的文字出现在眼前。将两半青石小心合上,整块墓志铭宽约1米,高约0.7米,裂开处、右上角部分内容残缺。马氏全名无从知晓,因墓志篆盖、墓志铭右上角文字缺失,其夫姓氏成为谜题。

    视线匆匆扫过撰文、书丹、篆盖人介绍,紧接着就是“宫傅先文恪…原配刘夫人…簉室如夫人者二人,其一管夫人,即生今官大理寺子师曾者也,一即恭人”。

    “文恪”、“师曾”,宋世钞、饶国平心中一凛,暗自思忖起来:鸡山村新区不远处的港口曹家曾有人名扬青史,其官至礼部尚书,受命上书房总师傅行走,甚至获得“紫禁城骑马”殊荣,此人就是曹秀先。乾隆四十九年(公元1784年)甲辰七月初一,礼部尚书曹秀先卒于任上,享年七十七岁。皇上获悉,加以“轸恤”,赠太子太傅,并赐谥号文恪。马恭人墓志铭上的“文恪”是否就是曹秀先?

    没过多久,记者再次造访熊永友,其称巴茅山划归鸡山熊家之前确实是曹家所有,再对比《曹氏家谱》,马恭人即曹秀先第四位夫人马氏无疑。

    痛失爱子 马恭人哭瞎双眼

    虽丈夫曹秀先为官显达,马恭人却一生坎坷。墓志铭文章作者温之诚在墓志铭中将丈母娘悲哀一生尽书笔下。

    马恭人育有两儿两女,儿子祖德、师程,女儿一个嫁给了原甘肃州吏目桐城人张曾谐,另一个嫁给了广西太平府同知石城人温之诚。在提及孙辈时,墓志铭上写着“嗣祖德者曰嗣业,嗣师程者曰通业”,实际上是说,儿子都无子嗣,孙辈皆是他人过继过来的。

    为什么两个儿子都没有后代?墓志铭为此作了详细解释。

    曹秀先调任京师做官时,原配刘夫人“乐南土而不之偕”,马恭人于是陪在刘夫人身边服侍她。没几年马恭人儿子祖德夭折,马恭人情绪抑郁,刘夫人觉得这样不是办法,就让她去找曹秀先了。这当儿,曹秀先视学江苏,马恭人在家人陪同下跟了过去。马恭人第二个儿子师程就是这种情况下怀上的。万没料到的是,师程最后也没保住,未及成人也便去世。师程的去世给马恭人带来无比沉重的打击,马恭人“极哀目遂失明”。应该说曹秀先对师程也曾寄予厚望,为此曹家甚至给师程订了门娃娃亲,对方是“南昌相公文勤公第四女”彭氏。可怜彭氏还没过门,丈夫就夭折了,按照封建礼教,彭氏“矢柏舟节”,曹氏家谱记载,彭氏三十余岁“积忧疾”去世。曹秀先去世后,马恭人回南昌,想到儿子早逝,她不停叹息“吾有妇吾无子矣”,眼泪止不住地簌簌下落。

    “恭人之卒也(此处缺失一字)于之诚广西官署中”,“呜呼哀哉嘉庆十一年五月廿三日嗣孙嗣业请于廷尉君谨卜葬于桃山……”饶国平认为,虽然缺失关键字眼,但从上下文来看,马恭人生前最后时光很可能是在女儿家度过的,因此才在温之诚的广西官署去世。

    值得注意的是,马恭人殁年嘉庆九年五月初九日,下葬时间却是嘉庆十一年五月廿三日。饶国平猜测,两年后下葬的原因很可能是马恭人死在外地,当地风俗认为不够吉利,其家中又没有真正的子嗣,这才导致了曹家人在马恭人下葬问题上的怠慢。港口曹家的曹大荣曾掌管家谱多年,是村里公认的先生,对于家族历史他甚有心得。曹大荣以为,过去因时间犯冲下葬日期顺延情况时有发生,马恭人很可能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从《曹氏家谱》中关于曹秀先第三位夫人陈氏的记载来看,陈氏女儿嫁给了刑部江苏司郎中候补道李秉礼(李秉礼祖籍江西临川县温圳,寄籍广西),陈氏也“因省女之广西陵桂县柩遂厝于该处”。

    《曹氏家谱》与马恭人墓志铭中,马恭人所葬之处为桃山(鸡山村人口中的巴茅山)。曹秀先以及原配刘夫人等葬在芦坑,马恭人墓遂逐渐被曹家子孙遗忘。清明、中元子孙们的凭吊供奉只维持了不久,她在曹氏家族中的印记便如青烟消散。及至墓志出土、解密,后人方能从碑文中的只言片语感怀其不幸的一生。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曹春雷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曹家最新信息
宜昌冬泳协会新闻
热门评论
商业简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