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前50名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山西吉县“曹花坪”与“造化坪”

[日期:2013-02-16] 来源:  作者:冯彦山 [字体: ]

人祖山中、文城沟里有相连之二村,名曰上曹花坪、下曹花坪。自从人祖文化研究在吉县风起云涌之后,阎金铸等学者即认为其名当为“造化坪”,原因不外乎两点:其一,人祖山乃女娲伏羲早期生活之地,娲氏“抟土造人”、鞠养化育亦在此间,以“造化”而命名,煞是合理;其二,吉县方言中,“造化”“曹花”二词读音相同,皆为caohua,之所以称“曹花”者,实为“造化”之误也。

余初闻之,亦颇以为是,然亦有疑焉。临汾(晋南)方言之语流中,常有“变读”此一音变现象,尤其在带“家”的村庄名称上,“家”(jia)之读音会因失音或连读而发生改变。如尧都区之“井家庄”会读为“jiewazhuo”,“靳家庄”会读为“jinnazhuo”;乡宁县之“曹家圪岮”,会读为“caohuagetuo”;吉县之“兰家圪塔”会读为“lanyageda”,“史家岭”会读为“siyalie”……此等实例说明jia或直接变为hua,或变为与hua相近之wanaya乃客观存在耳。故所谓“曹花坪”者,极可能为“曹家坪”。于是在赴上曹花坪探访文公祠(韩愈庙)时,余再三向村民打问,村中是否有曹姓人家。答案是肯定的,且告余,尚为大姓也。余窃喜,老阎诸先生,大有强作附会之嫌了哇!

某一日,吉县文化学者刘仲生先生来访,示余一上东村曹氏家谱。谱中收有乾隆九年(1744)《东分始祖先茔碑记》,照录如下:

 

东分始祖先茔碑记

余先人世居太原,明初奉圣旨迁于吉州,传三世而分为四分:造化坪为一;文城为一;西为一;东为一。今因东分始祖讳税者生子七人,两人绝嗣,又分为五分。子孙诗礼传世,冠裳接,虽不敢言名门大户,亦可云户巨族众也。窥由,孰非税者先祖一脉之所传欤?今五分之人共立一石,以垂永久,使吾家世子孙兴水源木本之感动、追远上记之诚心;遇祀事,皆追中又追远,报本又报本。庶几一本之良,人人共晓,立石之举岂浅显哉!特为此序。

为阅读理解之便,兹译大意:

我们的先人祖辈居住在太原,明朝初年奉皇帝圣旨迁到吉州,传三代后分成四支:造化坪为一支;文城为一支;西面为一支;东面为一支。现在,因东面一支始祖曹税生了七个儿子,其中两个儿子绝后,所以又分为五小支。其子孙世代知书达礼,为官为绅者接连不断,虽然不敢自称名门大户,但也可以说人多势众。查其原由,有谁不是曹税先祖一脉相传而来呢?目下,五支之人共同立此石碑,以求流传永久,让我曹家世代子孙生出水有源、树有根的感动和追念远祖、牢记前辈的诚心;如遇祭祀之事,都能追思各代祖宗,不断报答他们。只有这样,一位祖上的恩德,才能人人共知,立碑之举,其含义难道是浅显的吗!特写此序。

由碑文所述可知:今之曹花坪,原名确为造化坪,阎金铸等先生所言不谬。从今而后,该村名讳当以造化坪为是。推而究之,人祖山中有“造化”一村,当然其来有自。万余年前,人祖女娲、伏羲兄妹成婚,“抟土造人”的传说也罢,“始制婚姻”的现实也好,“创造化育”之功均至伟至钜。或许造化坪就是他们当初创造人类并教化培育的神圣之地。如今此村之西尚有育子沟、育子崖,岂能以“巧合”而论耶?

总之,此碑文之特殊意义在于,为落实娲羲事迹、夯实人祖文化基础、确立人祖山的历史地位提供了又一依据。

此外,碑文为吉县曹氏的来龙去脉也贡献了可靠资料。县人周知,曹家为本土一大姓氏,文城、王家垣、吉昌等乡镇均有。多年来,笔者一直猜想,他们是否为大文学家、《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宗亲,因为曹雪芹的曾祖父曹振彦曾任吉州知州七载,或有后裔留住吉县。今见此碑文,始知余之猜想,实为无根游谭也。吉县曹氏自太原迁来,无庸置疑。

然,曹氏缘何背井离乡,由富庶之地太原迁至贫瘠之所吉州呢?

据碑文记载,曹氏“明初奉旨迁于吉州”。于是我想到了明初的大规模移民。其时,“奉旨”由山西迁民于全国各地之举,规模巨大,洪洞大槐树作为移民的集中与发散地,驰名宇内,留下了“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的民谚。太原曹氏“奉旨”集中于洪洞大槐树,随后被发散于吉州,是合理的解释与揣度。如其“虽不中,亦不远”,则曹氏在吉县生根已有600余年矣。

同时,“奉旨迁于吉州”还有别解在民间流传。

据云,曹氏祖上官为山西巡抚,其子有一不肖者,惊动龙庭。圣裁发送吉州造化坪,让其再行“创造化育”,自新自立。曹某在造化坪,洗心革面,发愤图强,终使光景日隆,人丁兴旺,直至成为吉县一大望族。这从人祖山诸庙的创建修缮过程中时有姓曹人氏担任首事、慷慨捐助或撰写碑文即可看出端倪。或许因“造化”二字听感不佳,或许往昔不贤“不足为外人道”,再加“曹”、“造”同音,故将“造化坪”更名为“曹家坪”,土音又速读为“曹花坪”,始使用至今。此种历史变化,弄得云障雾碍,让阎金铸等先生费心劳神推测考证了一番。好在此碑文的发现,犹云开日出,印证了阎先生等人的高见卓识,也足令诸君颜面生辉了!

要言之,曹氏祖茔碑文之价值有三:一为造化坪正名;二为人祖文化添彩;三为曹氏行迹作解,作用非同一般,断不可小觑。

不揣浅陋,草成此文,祈方家指疵纠谬。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三峡信息之窗
读网文摘 书画家 曹也彬
户外冬泳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