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前50名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浑身皆是曹氏魂------遵义曹氏家庭事务委员会会长曹先进侧记

[日期:2017-09-07] 来源:  作者:曹均龙 [字体: ]
(四川省作家曹均龙) 认识曹先进是偶然,也是必然。去年冬天,一个陌生电话打来:“喂,我是遵义曹先进,我们一行五人想来拜访南充曹氏......”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何况是有亲自远方来,当即应声道:“请!”就这样,我们相识了。偶然,确实是偶然,因为见面之初互不相识;必然,确实是必然,因为我们在做同一件事。 曹先进,五十岁开外(后来他说六十一,我的眼神太差了),一脸的笑,近一米八的个子,非常魁伟,国字型的脸谱上横着两道浓黑的慈眉,感觉特别亲切,有些小的眼睛配合着宽厚的笑容,像会说话似的,具有强烈的亲和力。不知怎的,我俩一见如故,如久别的兄弟,好像彼此相识了许多年,又许多年没见面。因此,情感在心底翻江倒海,一浪高过一浪,一说话就投机。但情长夜短,于是“话”解决不了的问题,交给了“酒”;“酒”解决不了的问题,又给了“话”,大家在这“话”与“酒”中反复着,结果都喝多了。 第 一 棒 先进是个成功的企业家,从事房地产业多年,于小家来说已是殷富,日子安稳,生活舒畅,小资的生活可谓悠哉乐哉。自从接触曹氏宗亲以后,见曹氏百年无谱,支派断层,先无所祭,孝无所托,亲无所续,家族淡泊,个别宗亲赤贫,他焦虑、忧心,偌大的一个曹氏宗族,如此辉煌的一个曹氏宗族,怎么沦为了今天的这般模样?他倍感曹氏振兴责任重大,2016年6月25日,在众亲推举他为遵义曹氏会长时,义无反顾,庄严地接下了遵义曹家第一棒! 老实说,这会长不是什么油水的“官”。相反,要想当好,它得满足三个条件:不怕“出血”、不怕受气、还要“肚子大”。不怕“出血”,就是要花钱。当前的宗亲会是个空架子,没有经济实力,不像过去的宗祠有公田有收入,因而开会、聚会、交流、拜访、迎接等都得花钱,钱谁出?当然会长想办法,想不出办法就只有自己出。不怕受气,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朋友也罢,宗亲也好,各有各有看法,各有各的观点,你正面做,他可能侧面看,稍有瑕疵,恐有千声怨言,万种指责,甚至无理猜忌。肚子要大,就是要有包容心,慈爱心,大器者一包了之,继续。如果小器了,估计早就会“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哎! 这费力不讨好的会长谁又真的愿意当呢?但曹先进愿意,他当了!因为有贵州老会长曹建飞的殷切希望,有曹富中、曹正强、曹泽荣等的强有力支持,有遵义各支派宗人的信任!这一棒,曹先进接了,接得那么有力,正如他所说:“就是再苦、再累、再伤心,也要把这一棒跑好,才不辜负遵义的曹家人!”他八方奔走,九方调研,十分掌握遵义曹氏动态,从团结的点滴做起,从修谱的点滴做起,从合谱的点滴做起,凝聚遵义乃至全国曹氏,力求形成向心力,共同为曹氏兴旺努力。他制订了大庆小庆的固定日子,他大力宣传,创办了《曹家》杂志,他邀约曹氏贤能,成立了资助曹氏贫困后生的团队,他还制订了远景规划,要将全国有影响的、关心曹氏发展的曹氏贤达,请至遵义共谋曹氏繁荣,共建曹氏美好明天。 也许,有人说“这有什么”,其实这确实有什么的。如果大家都站在岸边喊救人,就是没人出手,而这个出手的人,虽然有点笨拙,也强过“精明”的空喊者。先进肯定是个聪明人,那他怎么会搅皱他自己那池生活的清水呢?无他,因为他姓曹,他爱曹,他希望看到一个繁盛的曹氏大家族!这一棒,他接得有力,他接得恰逢其时,无论人们怎么看,也许他就如“遵义会议”一样,将会成为我们曹氏的“遵义会议”,将引领曹家走向团结,走向伟大复兴。 第 一 企 协会成立了,确立了很多目标,也给曹家人带来了诸多希望。同时,也带来了无数双盯着的眼睛,无论他出于什么目的。但是,要做好这些,需要实力,实力哪儿来?几个贤达捐点,大众投点,甚或会长出一点,但这些仅仅是杯水车薪,就这点钱,也只能是拿来让大家聚聚,祭祭祖,活跃活跃曹家人的气氛,而真正要发展,还得要解决协会的“造血”功能,正如先祖的族田一样,可再生利用。否则,无论你开多少次清明会,搞多少次活动,始终没有修谱的钱,没有建祠堂的费用,更没有发展曹氏的基金,而“AA”制的本身就没有积累的功能,如果有了,分配就是个问题,谁愿意“A”? 真是事有凑巧。当这个问题困惑着贵州曹建飞老会长和遵义会长曹先进一行时,无意中我们谈到“造血”这个问题,建议最好建立宗族经济,设立宗族企业,像非公企业一样,建成家族式的公益企事业。也许,先进本身是个企业家,对这种谈话高度敏感,不久他便设计好了一款酒,叫“令九州”。一看,确实不错;一饮,味道纯正。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们说干就干,租房、注册、找资金、邀酒师、招工人、购设备、采买原材料,建立生产线,一、两个月的时间,曹氏的“令九州”酒便面世了,就我这个多年喝酒人的感觉而言,这酒还真不错! 企业成立了,是曹家的公益企业,一切利润归曹家。酒出来了,是曹家的酒,专供曹家,质真价廉。而现在,先进愁的是怎么把理念推销出去?怎么让这款酒为曹家谋福利?它是一款酒,一款我们曹家的酒,也好像一个平台,全国曹氏通过这款酒,为曹家积累资金,以期改变聚一次交一次钱的尴尬局面,让更多的利润为我们曹氏做更多的事。也许,现阶段,贵州的酒市场竞争激烈,因而出现了很多中伤“令九州”的语言,曹先进说:“我不生产酒,也不经营酒,我是做房地产的,这酒是曹家的,是曹家的酒,我不会拈一分钱,得一分利!”是的,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更希望更多的曹家人了解、支持,他也在积极探索企业的管理、营销、分配三难问题,并决心邀请全国曹氏有志之志与贤达智者,齐聚遵义,共商良策。 曹先进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成功与失败,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曹家的人,我不能不以敬佩的目光审视着他。他没有什么特别的,与常人一样,但他比有些常人,特别是成功了的曹氏常人不同,浑身凝聚的是曹氏的魂! 第 一 难 说起容易做起难。曹先进就这样把自己置入“难”的境地,他说自己不难,就不知道前头的路应该怎么走,难了才让自己认真方向,才能磨炼自己的意志。 有一件事没沟通好,宗亲有意见了,他自己还蒙在鼓里,而对方便“打上门”来,事情清楚后,那位宗亲才气消理正,先进却内心自责。有一次接待没处理好,不是没处理好,而是他对宗亲的拳拳之心实在让人感动,他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对方歉意,既然是宗亲,用得着那么歉意么?资助宗亲孩子读书,又是交费用的时候了,但自己企业暂时窘迫,迟延了时间,但这钱可不能耽误,他为此犯难;“令九州”已登场,一切都是开始,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从头越”...... 我见过许多宗族会长,也做过宗族工作,他们与我的感受就是,这做宗族的会长是“天下第一难事”!但再难也需要人去做。我知道,有的宗人为曹氏的宗谱献上了生命,有的宗亲为曹氏事业奔波一生,有的宗亲为曹家捐献不遗余力,都是在为这“天下这一难事”而努力。再难,我们不能没有血脉的延续;再难,我们不能没有曹氏的团结;再难,我们不能没有曹氏的兴旺!正因为如此,如曹先进般的杰出的曹氏代表才振臂一呼,高举曹氏兴旺的旗帜,以凝聚全国曹氏之族。 有道是,为去为来为哪宗?难去难来为谁难?对于这些,旁人会说自讨苦吃,但曹先进压根儿就不会这么想,他把这些难,已经看成了自己的责任。他名叫先进,却不想当先进,他想的是怎么才能让曹氏团结起来,百年后还曹家一个伟大的曹氏! 笔记于此,我真的不想再写了,但有几句话又拥上笔头。曹先进是个脚踏实地的实践者,我和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他、不帮助他,没有理由不热爱他、尊敬他。他比起那些整天空喊曹氏兴旺、整天在哪儿搞推销赚钱的人高尚得多,也许这是我自己的观点,也希望我的这篇简短的报道,没有给你带来不快,但我更希望,我的不完美报道,能给你带来一些思考,如果那样,我就非常满足了。

  

阅读:
录入:曹均龙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三峡信息之窗
读网文摘 书画家 曹也彬
户外冬泳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