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前50名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梳理曹廷杰地方史料 强化推介基础 (王作栋)

[日期:2016-06-02] 来源:  作者: [字体: ]

——在纪念清代顾家店籍爱国学者曹廷杰辞世10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王作栋

  我是坐“中华曹氏文化网”主持人曹诗平先生的车来的。 路上,曹诗青老局长讲到的一句话,让我感触很深。他说今天的会议是“破天荒的”。确实,宜昌还没有召开过曹廷杰专题研讨会。对曹廷杰这位作出特殊贡献的历史地理学家的研究推介工作,枝江、宜都、宜昌都有人做过,但是是零星的,没有形成文化效应,宜昌社会各界知晓曹廷杰其人其事的,占比甚微。这种缺失,从曹廷杰辞世的1916年算起,整整100年了。

  证明这种缺失,还无需做问卷调查,刚才几位发言人的感叹,便可以证明,——曹诗青先生是原宜昌市文化局长,高殿寺人,82岁,曹廷杰的宗亲。他对曹廷杰是有了解的,却坦言对于曹廷杰的特殊贡献没有研究过、推介过。 曹氏宗亲会的曹家麟先生,80岁,抗美援朝的老兵、老英雄,说以前不知道曹廷杰这位先贤。当他知道湖北有这么一个曹家人对国家贡献之大,也从北京专程赶过来了。陈宏灿同志在1975年、76年曾任五合公社(今顾家店镇一带)党委书记,直言当年对曹廷杰一无知、二抱愧。和他同样担任过宜昌市文联主席的三峡大学周德聪教授,说这次会前接到杨力的邀请后,才对曹廷杰有了初步了解。数次获得国家级、省级文学奖项的作家甘茂华,说“抱愧于曹廷杰,今天知道这个人了。”宜昌市商务局曹文金局长谈到三个感谢,“感谢曹诗平,让我晓得有个曹廷杰;感谢杨力,让我今天系统了解了曹廷杰生平;感谢顾家店镇党委书记、镇长,在高殿寺组织今天的座谈会。”这五位先生都是有影响的人士,表达的心意是有代表性的。

  今天,宜昌市炎黄文化研究会、市文艺理论家协会、市作家协会,支持顾家店镇举办座谈会,又有曹氏宗亲会、中华曹氏网的协助配合,枝江副市长龚晓嵩、宣传部副部长王祖奎专程与会,这在顾家店、在枝江、在宜昌,都可称是对曹廷杰研究推介工作方面的一个全新的开端。 曹廷杰在我国近代史上,对中俄边界的勘察调研成果、相关著述、以及上书朝廷的奏折,具有历史的、现实的、未来的三重意义,这在历史地理学界早有定论。枝江、宜昌推进对地域文化名人曹廷杰的研究工作,不宜拾人牙慧、简单地重复定论,当下需要从基础面着手,厘清一些学界说法不一和曹氏故里应予把握分寸的事项。

曹廷杰

右起:原宜昌市政协主席 李泉 原湖北省文联副主席 王作栋  宜昌市炎黄文化研究会 作家 袁在平

建议考虑以下几点——

1、充实曹廷杰辞世年代的确认依据。在百度上搜索曹廷杰词条,在连篇累牍的长文短文中,曹廷杰殁于上海、归葬于松滋五家口,没有异议,辞世年代却是1926年、1916年两说并存的。选其一种说事,需要依据。对此,顾家店的曹氏后裔是有话语权的。

  到松滋五家口查找曹廷杰墓地、墓碑,应当是个有效途径。若墓碑不在了,接着查顾家店一带或枝江市域内有无民国年间的曹氏族谱,看族谱上面有无碑文记载。文物依据、民国年间的谱牒依据,都比口说有力。期待能有《曹廷杰卒年考》面世。

2、采取对曹廷杰故居遗址和墓地遗址的补救措施。曹廷杰故居只剩遗址了,现在光一个“曹廷杰故居遗址”牌子放在那里是不够的。趁一些高龄老人健在,要把故居的占地面积,东西向、南北向的起止点搞准确;要把形制绘图留存。同时,将其兴建年代、拆毁年代与缘由进行记载。现在着手还来得及,曹廷杰的长孙已经84岁,再迟些年就不好办了。这项工作,是为下步争取省里扶持“修复曹廷杰故居”经费做准备的。 墓地遗址,要弄清楚三处:曹廷杰本人的墓地,这是重点,继续到罗家河对面的五家口寻访。

  其次是曹廷杰父母的墓地,由于有某将军和曹廷杰写的碑铭,所以要慎重对待。会议前夕看到的那处被指称为曹廷杰父母墓地遗址,让人生疑。因为既然近在咫尺,曹氏后裔必然从曹廷杰本人与其兄弟开始、一代代去扫墓、祭祀烧纸,不可能四房都长期无人问津、眼下才找到,而且高殿寺村内还没有人来回答该处是否有墓碑、墓碑上有些什么内容。我想起枝江博物馆副馆长黄道华很早写的关于曹廷杰的两篇文章,其中一篇明述曹廷杰父母墓地在姚家港,墓碑断成三截,他1984年在那里找到两块,收藏到枝江博物馆。黄道华的文物考古调查,比让人生疑的指称之说可信得多。第三处是曹廷杰的王氏夫人(曹泽民生母、曹启烺祖母)墓地,虽次要而在高殿寺村容易查找,看有无墓碑。有的话,需要将碑文拓片留存。

3、区别出生地、籍贯、祖籍。曹廷杰出生地为高殿寺,所有资料记载相同。籍贯,则有“枝江”、“宜都”两说,百度搜索显示各说各的。杨力近期作了大量细致的梳理工作,明代、曹氏祖先从外地迁入宜都王家畈老屋棚定居(迁入年代,百度资料一说为正统十三、十四年,即1448、1449年;一说为永乐年间,1403-1423年),历十二世时、一支迁到江北,曹廷杰为迁到江北的后裔,属第十四世,生于高殿寺。这个脉络清晰了,今人表述就有了一致性,减少争执。

4、慎重宣传曹廷杰年少时在宜都与杨守敬切磋学问。曹廷杰小杨守敬11岁,曹廷杰10岁时从高殿寺去宜都陆城就读、至20岁考中秀才、21岁考取廪贡生并在陆城执教私塾、22岁停授教读而离家远游、以求拜师深造,24岁时(1874年)在京城考取汉文誊录、被清廷国史馆录用,其间在宜都时间为10岁至22岁。同时段内杨守敬为21至33岁 。在这个时段的初期,10岁出头的小学童,是谈不上与20余岁的年轻才俊切磋学问的;中期往后,杨守敬自24岁起(曹氏13岁)至30余岁频频赴京应试,经年在京城寓居,再加上数次路途往返所耗时日,一个陌生少年要捕准拜访他的时机是不容易的。推测,曹廷杰可能在执教私塾前后曾经拜访过杨氏,但在杨氏《邻苏老人年谱》中查不到记载。要讲曹廷杰年少时在宜都与杨守敬切磋金石地理之学,一定要对照《邻苏老人年谱》,看有无契合的时间段。另外,如果《曹廷杰文集》或他未收入文集的笔记中自记有相关内容,也能佐证。

曹廷杰

5、关于“亚东平情人”及其他。1987年中日杨守敬学术研讨会前夕,宜都有个由宣传部长率领的小组去武汉接待,我是成员之一。在省社科院里,有位武汉大学的教师问我,曹廷杰的别名“亚东平情人”是怎么来的?我当时语塞。这个别名怪异,我至今不清楚它的寓意、不清楚曹氏从哪一年开始使用。只是按排除法推测,曹廷杰幼年在高殿寺、少年至青年在宜都期间均无这个别名,这个别名是否产生于他在东北的三十年期间?可是这也只能按亚洲东部推出“亚东“二字,后三字”平情人”仍然不明指向。百度上另有文章,提到曹氏别名时只有前二字“亚东”、无后三字,值得故里后裔一并注意。

  还有个事,“中华曹氏网”曹诗平先生谈到东北中俄边界的今北部区域,居住有曹氏族群3000余人,猜测是否与曹廷杰主张开发边疆、枝江方面有子弟响应北上有关。这也可以在顾家店一带的民国年间的《曹氏族谱》里面查一查,看有无蛛丝马迹。若有点记载,移民戌边与曹廷杰族人子弟确有关联,那就不要轻看了。

曹廷杰

  在中俄边陲的曹氏族群,发祥地自然不在那里。可能性大的,那里的是居住在全国各地之曹氏的某个分支。但在没有调查之前,不宜先行自我否定与枝江曹氏的关联性、曹廷杰主张开发边疆与他族人子弟可能相应的关联性。比如说,在枝江宜都的曹氏青壮年子弟响应北上者,前后加起来有100人,在那里成家就成了200人,10年之间每对夫妇孕育两个子女,总数就是400人了。接下来按20年一代人考量,只要两轮,就可能依次发展到1600人以上、3000余人(而且当年对生育没有限制)。看来,可能性是存在的,查一下民国年间的县志、族谱,再来进行肯定或否定,较为妥当。 上面的几点建议,都是从“梳理地方史料,强化推介基础”考虑的。总的想法是,旁人问起来,曹廷杰故里人能正确答复。还没有弄清楚的时候,就如实回复“不清楚,有待专家学者确认了”。

 

2016年5月28日,于高殿寺村委会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请问廷杰先生这个廷为家族字辈吗?如果是,   (曹孝珽 ,11/28/2016 14:15:20 )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三峡信息之窗
读网文摘 书画家 曹也彬
户外冬泳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