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前50名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我的父亲[曹 铁罗汉 安徽]

[日期:2016-03-29] 来源:  作者: [字体: ]
我的父亲是位在旧政府工作的文职人员,在我出生之前随同旧政府南撤,母亲因我即将临产而留在省城,所以自小也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只是在我的外祖母不经意中隐约知道家里还有一个绝少被人提起的人,也许是父子连心,在我当时只有五,六岁幼小的心灵中就能判定这个人和我关系绝对不寻常,因此便牢牢地把这个人的名字铭刻在心里。我的父亲——姓曹,名铁农,字,树人
直到一九六三年,我看到父亲的第一封寻亲来信时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激动,{家里人是不希望我看到这封来信的,但偏偏让我看到了} 孩提时代没有享受过一天的父爱,到了少年时代见到父亲的亲笔信如何能不激动? 信中的字是用钢笔写的,字迹呈兰色,字体拙美,刚劲, 是我有生以来见到最美的书体.当年便设法湊足了十几元的路费从省城赶往皖南的徽州,现在这段路程,坐大巴也就是几小时,那时却整整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在芜湖中转时还在长途汽车站上傻傻地呆了一夜,第二天,汽车翻山越岭般的颠簸整整十二个钟头. 那年我虚岁十五岁,平生第一次出远门。
我从小一直到参加工作,基本上都是和外祖父母一起过日子,外祖母早逝,外祖父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民,虽然在城市里生活了几十年,脑子里装满了他年青时的梦想,梦想着他能有几亩地,有几亩属于自己的土地,这个梦伴随他一生,一直没有实现,,,,,在这个环境中生长的我平生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父亲,说话风趣得体,处处向外散发着一股看不到的文化之气,居室内挂着古人的书画,和自己画的花鸟,一个崭新的世界,显现在我的眼前,父亲在我眼里真的是座山,一座需要仰视的高山.
初次见面父亲和我的谈话内容绝口不提他以往的旧事,和我谈的最多的是如何做人,如何认真学习,和学习的重要,五十来天的相聚临走时特地为我写了一付对联,至今记忆犹新,对联通俗易懂,易记,完全大白话:文化立身宝,忠诚处事基.他还特地告诫我说:处事,对人一定要忠诚,这是基础,根基.
对于自己的父亲了解,我也是断断续续在和在他有限的几次见面中,从他口中闲聊时得知的,我的父亲原藉是安徽颖上县人,据他介绍,他的家族是当地名门望族,世代书香门第,官宦人家,自清末而降家道逐渐中落,辛亥革命后,祖父在山东的一个大军阀那里还做了总参谋长,到了父亲这一辈,赶上了日本鬼子进了中国,父亲带着比他年轻的晚辈还差点死于日机的机枪扫射,据父亲说:家里原本在城里有很多生意的,在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完全毁于战乱,出于无奈还是出于爱国的激情,他投笔从戎参加了军队.算起来那时他应该是二十刚出头.
当时的安徽处于桂系势力范围之内,主政的是国民党21集团军,军长兼省主席是桂系将领李品仙,李宗仁在河南潢川开了一个军校,"潢川军校"父亲进入当了第一期的学员,这所军校总共办了三期遭停办,父亲后来在21集团军138师政治部任职,几年之后据他自己说军衔是上校.138师上校政治部主任 说起来父亲是个上校,但完全是个文职,过去的政治部可不是现在的政治部,没有任何实际权力,国民党军队中的政治部主要工作也就是抄抄写写,宣传,鼓励抗日之类的事.如同现在的宣传教育工作队.
后来陆续得知父亲原本是学习艺术的,毕业于旧时的武汉艺术专科学校,所以会画花鸟画,会作旧体诗,现在回忆曾经看过他的一些诗稿有些句子还是极好的,比兴也妙,父亲的诗,大都是描写周围景物的即兴游戏之作,一定比不了真正的大诗人,后来听说“文革”之中有关部门把他的诗稿没收,审查了很多天也没发现“现行反革命言行“。他画的画现在回忆起来也过于刻板,缺少韵味和创新,但作为那个时代抗日宣传还算一把好手。父亲会拉京胡,同时也能唱几段京剧,据他说,当年他学的那几段皮黄是花了大把银子的,真正是花了票子而上台的真票友.从第一次见到父亲时就在他那里学唱了“追韩信”“赵氏孤儿”两段戏,从此便喜欢上了京剧,以至后来竞成了地道的铁杆戏迷。
作者后语:
他在戴历史反革命帽子的时候,曾给自己写了一付对联,上下联第一个字联起来就是他的名字,铁汉不怕真折磨,农夫何惧烈风霜。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三峡信息之窗
读网文摘 书画家 曹也彬
户外冬泳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