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前50名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替曹操恢复名誉—从《赤壁之战》说到曹操 (翦伯赞)

[日期:2015-08-02] 来源:  作者:曹均龙 [字体: ]
替曹操恢复名誉—从《赤壁之战》说到曹操 (翦伯赞) 翦伯赞(1898年-1968年)著名历史学教育家,湖南桃源人,维吾尔族。曾任北京大学副校长(1952年至1968年)、历史系主任。曾参与北伐战争。中国著名历史学家、社会活动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翦伯赞历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燕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兼系主任、副校长,以及中央民族学院教授,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中国史学会常务理事兼秘书长,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等职。二十年代起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中国历史,积极参加了中国社会性质和社会历史问题的论战。1938年出版的《历史哲学教程》比较系统地阐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主编《中国史纲要》,著有《中国史纲》,有《翦伯赞历史论文选集》等。 孙权和刘备之间是有矛盾的,但是在赤壁之战以前,他们之间的矛盾并不尖锐。孙权和刘备之间的矛盾的尖锐化是在赤壁之战以后,而且是赤壁之战的胜利引出来的。因为赤壁之战夺取了荆州,孙权、刘备都想把荆州据为己有,因此才使矛盾尖锐化。新编的《赤壁之战》对孙权和刘备之间的矛盾似乎太强调了,以至东风一到,周瑜就要杀掉诸葛亮,这样就会令人感到在周瑜的眼中诸葛亮比曹操的十几万或几十万大军更为可怕。诸葛亮本来是用以镇压曹操的,不能让他骇倒迎击曹操的统帅。而这位统帅也不应该过于性急,在和曹操决战之前,就企图杀死曹操最可怕的敌人,自己同盟军的代表。幸而诸葛亮会算卦,东风一到,他就逃跑了,否则这个仗怎样打下去呢?   至于曹操和孙权、刘备之间的矛盾,是赤壁之战的主要矛盾。过去的戏剧家,为了贬低曹操,总是把曹操说成一个很愚蠢的人,好像他带着大批人马,坐在船上,等着挨烧挨打。根据历史的记载,曹操从小就很机警,又有权数。到了赤壁之战的时候,曹操已经是在政治和军事活动中经过了严重考验的人物,他不会那样愚蠢,以至对敌人丧失起码的警惕性。实际上对于曹操来说,战争就是他的诗歌,他不会在强渡长江的号角声中,失掉节奏的。   根据历史的记载,周瑜、诸葛亮和黄盖所能想到的火攻,曹操也不是没有想到。《魏志·曹操传》引《山阳公载记》所载曹操之言曰:“刘备吾俦也,但得计少晚,向使早放火,吾徒无类矣。备寻亦放火而无所及”。《吴志·周瑜传》注文中载曹操在赤壁之战后写给孙权的信中说:“赤壁之战,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这些记载,可能是后人替曹操辩护,或者是曹操事后自解之辞,但不能说曹操对于有火攻的危险一点也不曾想到。如果不妨碍全剧的精神,新编的《赤壁之战》是否可以把曹操的警惕性提高一些。   新编的《赤壁之战》提出曹操的问题,也使很多三国人物更接近于历史的真实,并且把这些人物贯串在各种矛盾斗争之中,显出了赤壁之战的复杂性。这些都是成功的地方。但是如果历史剧的任务,是要赋予这些历史人物和事件以新的政治意义,使赤壁之战这个历史事件更好地为我们自己的时代服务,最好能够暗示这个战争的性质和他所引起的历史后果。   我们知道,人们总是很高兴地看到曹操的每一个失败,而曹操提供出来的这一类的资料又实在太少了,赤壁之战曹操是输了。因此在演出《赤壁之战》的时候,人们总是欢呼孙权和刘备的胜利。这种心理,主要的是仇恨曹操的反射。其实从本质上说来,孙权、刘备和曹操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同样是地主阶级武装集团的首领,赤壁之战就是这三个地主阶级武装集团之间争夺霸权的战争,谁战胜谁,都是地主阶级的胜利。但是赤壁之战对三国鼎立的局面之形成,是带有决定性的一个战争,只有这一点和当时人民的命运是攸关的。人民不喜欢分裂,如果在赤壁之战中曹操取胜,其后果可能是中国的统一。但是这个战争是以曹操的失败而结束。   人们明知不管是谁的胜利都是地主阶级的胜利,但仍然把曹操的失败,当作自己的胜利,这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因为曹操玩弄了一次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曹操是有点鸵鸟思想的,他以为把头埋在沙漠里,别人就看不见他的身体。因此他总是抓住汉献帝不放手,企图躲在汉献帝的背后完成做皇帝的一切准备,而在他宣布自己为中国皇帝的前一天,都没有人知道。在这一点上曹操曾经借重过汉献帝,这是事实,但如果说他的天下是从姓刘的手里“篡”过来的,那就有些不符合事实。因为当曹操出现在历史舞台上的时候,起义的农民军已经粉碎了东汉王朝的天下,在这残破的疆土上出现的是大大小小的地主武装集团的营垒。当时的汉献帝除了保有一件褴褛的皇袍以外什么也没有了,像这样一个皇帝还能从他手中“篡”到什么。曹操的天下,是自己打出来的,不是从姓刘手里接收过来的。假如曹操痛痛快快披上皇袍,谁能说他不是太祖高皇帝,就因为他把皇袍当作衬衣穿在里面,反而被人抹上了一脸白粉。退一步说,就算曹操的天下是“篡”的姓刘的,又犯了什么发呢?难道在楚汉战争中宣布的“先入关者王之”的约言,对曹操也还有法律的效力?难道姓刘的应该永远做中国的皇帝?   如果说想做皇帝就是奸臣,那三国戏中的粉脸就太多了。当时大大小小的拥有武装的豪族,那一个不想做皇帝,袁术就做过皇帝,袁绍也准备了刻玉玺的石头。正像曹操所说的“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实际上,孙权和刘备后来都做了皇帝,为什么姓曹的想做皇帝就在脸上搽上了大白粉。 是的,最后宣布汉朝的终结的是曹操的儿子曹丕。但是这个政权应该不应该结束呢?我说,应该结束,因为成千成万的农民到处起义暴动,就是为了结束这个政权。当然曹操父子并不是为了农民的利益而结束这个政权,但结束这个政权,在客观上是符合当时人民的愿望的。因为当时人民所处的地位,正像马克思所说的步利丹驴子所处的地位,“它不是在两包干草之间,选择那一包较好,而是在两阵棒打之间,选择那一阵打得更痛。”曹魏王朝对于农民来说,即使不是一包干草,而是一阵棒打,但比起汉末那个宦官的政府,特别是那使当时人民随时有变成肉泥的豪族混战,总是一阵较轻的棒打,而且按照历史记载曹魏王朝曾经镇压豪族,给农民的犁牛,进行了一些恢复生产的措施,这对于当时农民来说可能还是一束干草,虽然不是很好的干草。   曹操被封建正统主义者当作一个奸臣的典型,已经很久了。现在再把他当作一个奸臣,就不合时宜了。新编的《赤壁之战》,提出了曹操的问题,如果不是我的误会的话,作者似乎有意替曹操打翻案。作为一个观众,我以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因此我再重复一句,我们希望戏剧家更大胆一些擦去曹操脸上的白粉,再涂上一点其他的颜色。   当然擦去曹操脸上的白粉,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搽在曹操脸上的白粉,不是一般的白粉,它是一种观念的体化物,是封建正统主义历史观在历史剧中体现,如果不从思想上消灭封建正统主义的历史观,曹操脸上的白粉是擦不掉的。应该表明一下,我不是说用从现存的所有的京剧中,消灭正统主义的观点,如果这样,就会替戏剧家带来很大的困难,而且也没有必要,因为这些京剧都是前人写的,从历史主义的观点来说,这些戏剧家在他们的作品中贯彻者正统主义的观点,是很自然的。而且这些京剧都是我国古典的戏剧遗产,其中有很多具有高度的艺术水平。它们正像古典的文学作品一样,至今还为广大的人民所喜爱,因此还是应该以原来的内容与形式在舞台上演出。我只是说我们在今天来改编京剧,是不是应该考虑清除正统主义的观点。如果可以考虑的话,恢复曹操的名誉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阅读:
录入:曹均龙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三峡信息之窗
读网文摘 书画家 曹也彬
户外冬泳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