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前50名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曹诗平 “三峡第一媒婆”的反串生涯

[日期:2008-01-10] 来源:  作者: [字体: ]


     
青苹/文图

     声声唢呐,吹醒了静谧的山寨人家;阵阵鼓乐,催开了朵朵无名小花;吊脚楼上下,大红灯笼高挂,装点着龙进溪喜事连连的“三峡人家”。眨眼间,又一个红绣球从土家少女的巧手中抛了出来……


     声声唢呐,吹醒了静谧的山寨人家;阵阵鼓乐,催开了朵朵无名小花;吊脚楼上下,大红灯笼高挂,装点着龙进溪喜事连连的“三峡人家”。眨眼间,又一个红绣球从土家少女的巧手中抛了出来……

蓝蓝的天空,红红的花轿,七八个结实敦厚的小伙儿,肩挑背扛着姑娘的新嫁妆,簇拥着红盖头的土家小幺妹儿,缓步轻移,向观众走来。

花枝招展的媒婆,扭着腰身,摇着蒲扇,尖着嗓音,迈着十字步,款款走下台阶。她眉目传情,顾盼生辉,媚态十足,风情万千,刚一出场,就抢了个头彩。那斯文儒雅的“准新郎”,动作麻利,喜笑颜开,着红袍戴红花,假装一旁恭候,实则早已是急不可待。

溪水潺潺,流水淙淙。游人如织的山谷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当数那一场场、一幕幕别开生面的“土家婚俗”。

姻缘相连,你情我愿,舞台牵手,少不了媒婆的撮合,媒婆的妙计,在整个婚礼上,就显得至关重要,无人替代。

“朱唇兰花指,细嗓杨柳腰”,媒婆的妖冶,吸引了人们的视线。没等谢幕,有好摄者匆忙钻进后台,拿出相机,对着媒婆一阵猛拍,跟随而来的是一个个同样有着强烈好奇心的男士。难怪有人说,很多时候,总是新郎倌儿刚脱下红袍,就忘了新娘,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媒婆瞧,引得人们笑侃:“莫不是爱错人了。”

竹影婆娑中,木桥长廊旁,媒婆很配合地让我们拍了个够,以长烟斗做道具,变换着各种姿态的她突然间粗声粗气地冒出一句“我再摆个舞蹈姿势吧!”

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还真吓人一跳,难道,难道这媒婆是男人所扮?

“的确,我是男人身,你看,我的喉结……”媒婆扬起颈项,欲让我察看个明白。

媒婆取下点缀在头上的漂亮发卡,彻底换下戏装时,我这才看清,站在我面前的“女人”,原来是一个真真实实的“奶油小生”,一个反串角色多年,自取艺名“三峡魔女”的民间艺人——曹诗平。


             一、爱上“反串”,却遭到了妻子的误解


曹诗平自小爱唱爱跳,1976年高中毕业的他,教过书,当过售货员,做过裁缝,在政府部门干过小工,无论做哪一行,艺术的梦想从未间断和中止。
那时,为了养家糊口,他在路边摆地摊,爱人生病住院期间,他不得已把家装进箩筐一担挑,他一头担着煤炉,一头担着女儿,街头自编自演,反串各种角色,引来路人围观,也遭遇很多冷嘲热讽。这些,他忘乎所以,全然不顾。
为了角色的需要,他干脆蓄长发,着女妆,这使得公安部门有人一次次将他“盯”上,责令他必须“整改”回本来面目。可是,倔强的曹诗平坚决不听不从,为了他心中神圣的“艺术”,他爱怎样就怎样,众人面前,他依然故我。亲戚们看不惯他,朋友们也看他不顺眼,以为他是“毛病人”一个。每当这时,他心里特烦闷,所有的“误会”无法改变,只有他独自痛苦着自己的痛苦。
那一日,妻子外出的机会,他翻箱倒柜,找出妻子的胸罩、衬衣、高跟鞋等穿在自己身上,慢慢琢磨女人“三围”的感觉,他在镜子前反复练习着“手、眼、身、步、法”,一招一式正入神时,不巧被妻子突然回家逮了个正着,勃然大怒的妻子拿起拖鞋就打,提起木桶就砸,破口大骂他“神经病”,嚷嚷着“离婚,离婚……”
当时很有些“变态狂”的曹诗平,“家庭战争”还未结束,骨子里的“偏执”却更加升温。为了不影响“三班倒”妻子的休息,他选择和妻子分居,只要灵感一来,哪怕是寒冷的冬天,曹诗平也要深更半夜爬起来写、练、唱,天不亮,他穿着短裤到人少的地方练功,再环城跑步到清江河调嗓,不得要领时,唱女声坏了声带,喉咙渗出血丝,嗓子痛如针扎,但为了心中的梦想,所有的苦痛,他一咬牙,都挺了过来。

 

                     二、南下磨练,却遭遇了不解和非议

 

1998年,曹诗平听人说南方很需要他这样的特型演员,于是,他带着行李,只身南下。当时通信不发达,自身经济条件差,举目无亲的他,广州遭遇困境,两天无食无水无人问,忍饥挨饿头昏眼花的他,蹲地铁,想苦法,不得不厚着脸皮卖唱,凑足了路费,好不容易才和歌舞团取得联系。
以后的日子,艺术表演上颇上长进的曹诗平,步履遍及广东、深圳、厦门、福建等地,收获许多鲜花和掌声的同时,也遭遇了种种不解和非议。当节目主持人报出“请南国人妖闪亮登场”时,有打火机、饮料瓶等物品纷纷砸了过来,“我们要看真的人妖,假扮的滚下台去……”的谩骂声差点摧毁了曹诗平的自信,他多天不敢上台表演,虽身体有惊无险,但团长的脸色格外阴沉,多日的辛劳无任何报酬,他委屈,他压抑,万般痛苦无人诉。搭舞台、抬木箱、打扫卫生,下苦力等,所有活计再苦再累也不得说个“不”字。但为了艺术,行走江湖的他,所有的苛刻只能选择默默承受。


也有道人“看重”曹诗平的才情,以威逼、利诱等手段拉他入伙,想和他一起发财致富,他们说可以专找某些有钱人做交易、做买卖,说挣钱比当演员来得快。曹诗平听出话外之音,就严词拒绝。不想,一伙专横霸道之人拿出水果刀朝他捅了过来,恶狠狠地说:“不干可以,那就先破你的相再说……”几年后,曹诗平心灵的伤口总算痊愈,可脸上留下了一道永远抹不去的疤痕。


                   三、重回家乡,反串媒婆一举成名


经过慎重思考,曹诗平想起家乡的一句俗话:“兔儿圆转跑,还要归旧窝”。此时的他,格外想家,他决定回转,回到生他养他的家乡的怀抱。
“不经风雨,哪能见彩虹?”也或是应了那句“天生我才必有用”的俗语,阳春三月里,已过不惑之年的曹诗平遇上了他一生中难得的贵人,在文化部门工作的彭世荣先生介绍他来到了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旅游胜地——三峡人家风景区。从此,曹诗平毅然绝然放弃在外演出的高利润高报酬,甘愿驻守在美丽的龙进溪口。
立足“三峡人家”,曹诗平动荡不安的心终于彻底平静了下来,他不再四处奔波,他放弃了所有诱惑。他深深懂得,反串艺术终究离不开地域文化土壤的栽培。文化,大俗亦是大雅,所谓的艺术,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他感觉寻梦多年,只有“三峡人家”,才能承载着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他要把所有的艺术追求和积累在本乡本土的地域文化中发扬广大。
他热爱上了“三峡人家”这片热土,他反串人生的梦想,如起航多年的风帆,终于找到了停泊的港湾。
“三峡人家”给了曹诗平充分施展才华的舞台。所以,哪怕是剧中小小的配角——媒婆,他也从不怠慢,其一鼙一笑,一举一动,恰如其分,戏里戏外,他艺术的造化,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反串生涯十多载,人生无处不光彩,走南闯北影落去,三峡人家梦安在。曹诗平坚信: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人们的观念在改变,反串艺术的路就会越走越宽阔,越来越被人们理解。

 

                 四、反串生涯,掌声是最大的享受

 

 对于曹诗平来说,现在的他,无所谓成功,无所谓失败,日子一天天在继续,观众的掌声才是他最大的享受与乐趣。另类的生活,另类的追求,无论别人怎样看待,自己都始终保持着良好的心态,这是一种毅力,更是一种修炼。他说:舞台小天地,天地大舞台,只要人们需要轻松和快乐,他就尽最大努力,把自己平凡的人生演绎得更加精彩。
    曹诗平对艺术的执着,终于打动了她勤劳善良的妻子。
    曹妻名叫江南,她四四方方的脸,身着灰色西服,很典型的男人打扮,说起话来,却是一脸的腼腆。心灵手巧的她带着她的剪纸、自制的鞋垫等琳琅满目的手工艺品,在游客流连往返的吊脚楼内开一小店,收入虽微薄,但小日子却过得实实在在。妻和夫隔楼相望,她一边欣慰地瞅着丈夫曹诗平热闹的表演,一边忙着手中“龙凤呈祥”的五颜六色的彩编。
    问她怎么看待丈夫的表演艺术,她有些羞愧似的“咯咯”笑个不停,然后偷空瞟了一眼远处的曹诗平,直巴巴地说了句:什么艺术啊,反正就是他的活呗!正说着,忽又听得楼外楼那妖艳、妩媚的“媒娘”扯着嗓子在喊:“拜堂啦……”

民间艺人曹诗平与本网曹诗平同名同龄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
下一篇:北京曹氏风筝传人——孔令民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三峡信息之窗
读网文摘 书画家 曹也彬
户外冬泳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