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前50名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清末澳门华商曹善业及其家族的初步研究(美国:曹雨田提供)

[日期:2014-09-07] 来源:  作者:张建军 [字体: ]

    清末民初之际,澳门商界曾涌现过多位盈千累万、富甲澳中的风云人物。随着世易时移,其中一些千金散尽,家道中落,其本人也如白云黄鹤,音讯杳然。曹善业就是这样的 一位,曾盛极一时,后来却悄然沉寂,不复为后人所称道 

    然而,曹善业是清末澳门著名华商,"尝资助总理在澳门设立中西医药局行医",属 "兴中会初期孙总理之友好及同志,与孙中山先生交往颇深  ,且其家族与镜湖医院的倡建有一定关系,不应被湮没无闻,但遗憾的是资料稀少,难知究竟。近年以来,随着 考古调查工作的进展,在珠海前山之星桥街、凤凰山之东坑等地零星发现了曹善业的一些 历史痕迹和文物遗存,为研究提供了线索,其中以其夫妇合葬墓最为重要,已引起澳门有关方面的关注。笔者曾参加东坑墓葬的调查工作。现结合有关资料  ,特别是澳门历史文献之记载  ,在前人已有研究的基础上,对曹善业及澳门曹氏家族的有关资料进行初步探索,冀能引起专家更

深入的研究,或能为珠海的文物保护,以及孙中山历史和澳门家族史的研究提供些微之参考。

 

一、曹善业墓葬的发现

 

    2008  月初,为配合珠海市金凤路凤凰山隧道工程,珠海市博物馆组织考古队在凤凰山南麓之东坑山丘地带进行田野调查,发现了数座古代墓葬,大部分淹没在荒烟蔓草之中,年深日久,径路迷茫。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曹善业夫妇合葬墓,形制独特,有明显的被盗迹象  。由于工程进展紧迫,市博物馆立即组织人员进行了紧急清理,并对周

围山区一带进行了全面勘查,已确认这些墓葬特别是曹善业墓的发现意义重大,对于研究本文收集资料得到澳门历史文物关注学会、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秘书处、暨南大学古籍研究所、上海造纸公司有关学者的不吝襄助,谨此致谢!

 

冯自由:《革命逸史》第 3 集,中华书局,1981 6 月第 1 版,第 1 页。

《古墓追踪:墓主曹子基与孙中山交往颇深》,《珠江晚报》2008 1 19 日第 5 版。

《珠海特区报》、《珠江晚报》、《南方都市报》有关新闻报道。详细报道见珠海市博物馆:《珠海

东坑地区墓葬清理简报》,珠海市博物馆陈振忠、郭燕冰、杨华芳等发掘整理,2008 9 月。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澳门基金会出版,2002 6 月。

《东坑发现清代古墓群》,《珠江晚报》2008 1 18 日,第 6 版。 

 

  澳门曹氏家族及清末香山葬俗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和学术意义,目前全部田野勘查工作已 告一段落  实地勘查表明,这批墓葬都远离东坑村,分布零散,位置较为隐蔽,相互之间没有关系,其中规模最大的为曹善业夫妇合葬墓。遗憾的是由于曹墓形制独特,且僻处幽林,无 人看守,发现之时已被盗掘一空。除散落在盗洞外的墓碑和腐朽的棺木之外,"徒留墓碑和两大洞,鲜见有其它有重要历史价值的实物资料发现。有关报道揭示了墓碑碑文,有的抄为"皇清诰寿资政大夫显考讳尚业号子基曹公 ",亦有抄为"皇清诰授资政大夫显考讳尚叶号子基曹公墓",另有"奉天诰命"碑一块,"皇亲恭人晋赠夫人显继妣光绪二十四年"残碑一块。经核实这些报道有个别讹误,"寿"当为""""当为"""当为""等等,正确碑文应为"皇清诰授资政大夫显考讳善业号子基曹公墓" 曹善业究竟是何人?墓葬背后有什么故事?这是媒体与市民紧紧追问的问题。我们在清理墓葬的同时,一方面整理简报,一方面寻找线索。遗憾的是东坑附近居民对该墓一无所知,最后在香港著名人士曹克安先生的撰著中找到了有关曹善业及其家族的部分记载,与墓碑反映史实一致,据称: "曹应贤乃道衔,曹善业之本生父。操修淳笃,矩范严明,术在诗书。克启趋庭之训,实开作保之谋。兹以尔子克襄王事,封尔为资政大夫,赐之诰命" 曹克安称这段记载是曹家在清末受赐匾额上的部分内容。据陈树荣先生调查原匾额已被曹家人早年带往海外。匾额记载的"曹善业""资政大夫""诰命"和碑文显示的信息完全一致,足以证明此墓主为曹善业其人无疑。此外,还有一则考古调查资料亦涉及曹善业。2005 5 17 日,珠海市博物馆文物调查人员在前山星桥街八号原福善堂遗址征集到光绪二十七年(1901"倡建签题碑记" 四块及"福善堂"石匾残块一块  。碑文详细罗列福善堂"倡建同人"的名单,共四百七十二人,六十三种姓氏,对研究当时香山县的人物和慈善事业史都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碑中记载的人物中有诸多是香山名士,如徐润、杨镇海、郑思贤、郑观应等,他们都参与 了福善堂的筹建工作,值得注意的是曹善业也位列其中。福善堂在香山极为有名,是当时重要的慈善机构之一  ,它的许多田产都由附近地区包括坦洲、澳门的乡绅善士所捐赠,经初步勘查,确认具有历史研究价值的墓葬共有 5 座,都属于清代晚期,规模、形制俱不相同,姓氏不一,经考证与曹善业家族没有关系。 《凤凰山脚惊现"奉天诰命"石碑》,《珠海特区报》2008 1 18日,第 8 版;《东坑发现清代 古墓群》称"可能是圣旨碑引来盗墓者"

曹克安:《家居香港九十年?序言》,香港星岛出版社,1986 年版。

 珠海市文物志修订委员会:《珠海市文物志》(修订版),珠海出版社,2006 12 月第 1 版, 285 页。 []厉式金、汪文炳:《香山县志续编》卷四"福善堂在下恭镇前山厦村之间,光绪二十一年,由白石鲍启明等倡建,联合恭、谷士绅及各埠商捐助而成,禀官立案,以赠医施药惠济困穷为宗旨"  影响很大。曹善业虽在澳门,且系葡籍人士,也参与了香山的慈善活动。上述两则资料分别涉及光绪二十七年(1901)和光绪二十四年(1898)两个年份,前者为曹善业参与倡建的福善堂建成立石时间,后者是曹善业夫人去世的时间,先后相差三年。这对研究曹善业夫人的去世时间或其夫妇合葬墓的修建时间具有重要意义。据说曹善业的后人多在清末即已离开澳门,散居海内外不同地方  ,山川修阻,渺不可期;澳门仅有之曹家后人年事已高,对先祖墓葬及其生平亦一知半解,语焉不详  。曹善业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生平事迹怎样?生卒年代为何时?碑刻和墓葬资料并未提及,

对其人其事的研究只能从历史文献中爬剔线索。

 

二、曹善业其人其事

 

  据研究,除澳门镜湖医院现存档案之外,零星记载曹善业生平事迹的文献主要集中在 《澳门宪报》之中。《澳门宪报》是澳门近代报刊的汇编,是研究澳门近代史非常重要的第一手资料  ,其中有关于曹善业的许多资料,虽然不连贯,但涉及面广,很多细节对于研究曹善业的生平事迹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第一、曹善业的生卒年份 这一问题墓葬资料中不详,但宪报提供了重要的线索。据记载: "(光绪九年)曹善业在华政衙门禀求,准其自理家业??又查家亲会,同议该曹善业果有才干,可能自理家业??复查证人口供,欲证明该曹善业足有十八岁"    又据光绪三十一年(1905)曹善业本人告白称: "具释疑告白人曹善业,现年四十岁??光绪三十一年七月□日曹善业 据此两者推算,曹善业当出生于清同治四年,即 1865  月之前。另据记载,曹善业在宣统二年曾任澳门议事公局副会员 ,宣统三年(1911)四月尚拥有澳门皇家新街 49 

门牌裕德当铺之股份,旋因"志图别业,经将全盘数目核算清楚,自愿将名下股份退出" , 据澳门历史文物关注会陈树荣先生研究,曹思健是澳门曹家后人。方宽烈《当代澳门诗词纪事》上册之《前言》称,他曾拟与曹思健合编《澳门诗钞》,由曹思健负责搜集明清两代作品,编成后已用正楷缮录完毕,但后来曹思健移居美国,病逝之后遗稿亦不知所踪。另曹思健曾撰写《澳门妈祖阁五百年纪念碑记》,据称"澳门初为渔港,泉漳人莅止懋迁,聚居成落,明成化间创建妈祖阁,与九龙北佛堂门天妃庙、东莞赤湾大庙鼎足,辉映日月。居诸香火滋盛,舶橹密凑,货殖繁增,澳门遂成中西文化交通枢要"。此系曹氏后人对澳门妈祖阁建置的研究观点。陈树荣先生曾访问澳门曹家后人,据称其孩童时代曾多次随家人出关至香山拜祭先租墓葬,因历年久远,具体地点已记忆不清。 汤开建:《进一步加强澳门近代史研究———以<澳门宪报>资料为中心展开》,《学术研究》2003年第 6 期,第 118 页。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883 11 17 日第 46 号,第 101 页。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905 9 2 日第 35 号,第 431 页。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910 12 31 日第 53 号,第 576 页。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911 5 13 日第 19 号,第 602 页。 并发布了启示。按上述年份推算,这一年曹善业约有 46 岁。但他的确切卒年暂不可考。

 

第二、曹善业的身份和实业资料显示曹善业是晚清澳门葡籍商华商,擅长理财,其经营才干获得曹氏家族的一致认同,十八岁时即向华政衙门禀请自理家业。后来他一直作为曹家的代表,继承其父亲曹有的家业并不断扩大经营,与何连旺、卢九等人合作经营实业,成为当时澳门同个最有实力的华商之一。据资料零星记载:

"曹有??业已身故,所有遗下产业,经已开列立案。其开列立案者,乃系其总理产业之头人曹善业" "照得据入西洋籍人曹善业禀称,现欲在白马行街第三号屋设立织造匹丝厂,其厂内用机床一百张至一百五十张,该机床系用水汽机转动" ,(织造匹丝厂)"每月可用男女工人至八百余名之多 由这些资料可见其生产规模之大。据所其织造匹丝厂生产之"粤丝"当时远销欧美, 

 成为澳门早期制造业之龙头产业之一,在当时珠江三角洲"粤丝"出口中有一定影响  曹善业实力扩大之后,还买下了他和与何连旺、卢九等人合办的实业,据记载: "本堂于正月二十日投得其祥丝厂铺底,上盖机器、家私等件,该价银三千零一十元,是日经立据交易清楚。以后任由本堂收管改作所有上手,其祥欠项等情俱与本堂无涉。特此声明,以免后论。光绪二十四年二月初十日。时宝堂司理人曹善业、麦洪谨启 凡此种种,足以显示曹善业当时在澳门的产业规模和经济实力。然而令人深为惋惜的是进入 20 世纪后这种情况就发生了很大变化,兴盛的景象一去不复返了。

 

第三、参与政治活动和政府事务

 

  曹善业在经营实业之余,积极参加澳门政治、社会活动,并担任许多政府事务。澳葡政府也很重视他,让他参与一些重大政治活动,其中以参与筹备迎接俄太子来澳之事最有 代表性。据记载:

"照得前因大俄国王太子欲来澳游观,是以督宪邀集本澳绅商,联为公会,以便办理迎接庆礼,乃该绅会议以子爵啡兰地(Visconde  de  Senna  Fernandes)为正主席,何连旺为副主席,卢九为管银,伯多禄为主笔,陈芳、曹善业、何连胜、何尧阶、蔡森、柯六、林 含莲、王弟 为董事。嗣因大俄国王太子不果前来,经于第十三号宪报已有颁布,但该公 会绅商等,一经督宪邀集,即到会商,顺如所请。而且同心踊跃,勇于从事,所有备办费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896 12 26 日第 52 号,第 257 页。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890 1 23 日第 4 号,第 178 页。 《镜海丛报》1895 2 20 日第 30 澳门基金会 2000 年影印本。

广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广州海关志编纂委员会:《近代广州口岸经济社会概况———粤

海关报告集》,暨南大学出版社,1995 年;汤开建:《进一步加强澳门近代史研究———以<澳门宪

>资料为中心展开》,《学术研究》,2003 年第期,第 118 页。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898 3 5 日第 10 号,第 271 页。 王弟,疑即澳门富商王棣(原文注)。

用之银,概行自出,足为仗义。兹督宪深为嘉悦,特饬传谕褒美,以昭重视之忱 虽因俄太子不克到澳,此事不果而终,但这毕竟是澳葡政府政治上的一件大事。这么一件大事,澳葡政府当时是邀请华葡绅商组成公会筹办迎接礼仪,可见华裔集团倍受重 视。曹善业作为董事之一参与这样的重大政治活动,且他的排位靠前,显示出他的社会政治地位。另据记载: "照得本澳沿河岸边,俱是商民铺店,或作住场,本澳官员欲谋一余地,可作船澳,以为国家小火船及舢板避风处所,实属难得,兹有华绅入西洋籍曹善业,仰体官意,愿将伊自置妈阁水塘一口送出澳官,以为避风船澳,具见该绅大有急公好义之心,以致本澳兴旺,殊堪嘉尚 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曹善业善于设法与澳葡政府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深知在当时的时势下,只有获信于澳葡政府,被其认可,才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曹善业在澳葡政府担任过很多职务,归结起来主要集中在商业经济领域,具体是与何连旺、卢九等人共同参与澳门商务局之行政事务。担任过澳门公钞局替理值事(1894 )与值事(1895  )、公钞局正局员(1896  ,1904  ),以及澳门按察司理商局(商务局)成员

(1894 , 1895 , 1898 )等职务 

 

三、澳门曹家

 

目前,汤开建、娄胜华、林广志等先生对于澳门史的研究已取得了丰硕的学术成果,对曹善业和澳门曹家亦多有议论,为笔者进一步的探讨提供了线索。根据研究  ,曹氏家族是十九世纪末澳门八大华商家族之一。这些家族凭借自己的经济实力在澳门逐步获得了一定的政治地位,成为以家族成员为主的经济集团。他们既是澳门近代工业的创造者,又是澳门各类贸易专营的垄断者,也是澳门最大的房地产业主  。兹在前人研究基础上,对曹家的家族史事和有关成员关系予以考论。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891 4 2 日,第 188 页。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890 7 17 日第 29 号,第 182 页。 这样的资料在《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中记有很多。1894 8 11 日第 32 号第 236 页记载,曹善业与何连旺、卢九等人共同参与澳门理商局处理义聚泰利鸡鸭猪只烧肉店事宜;1894 1 6 日第 1 号第 224 页记载澳门公钞局任命曹善业、卢九为公钞局书吏,并"欲各人周知,故特缮西华文,颁行宪报,并刊印同书数纸,粘在常贴告示之处1895 1 5 日第 1 号第 241

记载"公钞局书吏??曹善业"1896 1 11 日第 2 号第 248 页记载卢九、曹善业同为公钞局书吏;1896 1 18 日第 3 号第 249 页记载"澳门商务局批词:??兹特饬华绅曹善业为该倒盆事务总理,须奉传后先行赴看签名,限廿四点钟内,即应接办"。凡此种种。

汤开建:《进一步加强澳门近代史研究———以<澳门宪报>资料为中心展开》,《学术研究》, 2003 年第期,第 118   ;娄胜华:《澳门社团精英的代际转换》,《澳门研究》第 22 期,澳门 大学澳门研究中心编,第 179 页。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之《前言》,澳门基金会出版,2002 6 月。

 

 

第一、家族概况

 

  虽然目前已有学者关注澳门曹家的情况,但未见有专门研究澳门曹家的成果发表。曹姓在百家姓中排在第 26  位,从其家谱状况来看,长期以来主要集中在山东、安徽、江西、上海、江苏、浙江、福建、湖南等地,广东曹姓并不多见,广东曹姓纂修的族谱家谱更少,其字辈派语很难与澳门曹家牵强附会 

香山毗邻澳门,但香山曹姓分布也不多,据《香山县志续编》记载:

"(隆镇)南村曹族始祖裕庵,自南雄保昌县徙韶州曲江县,为韶州府学岁贡生,任广州府新会县儒学教谕,侨居香山南村。自明中叶迄今三百余载,聚族而居,历二十八代,丁口约百余人??(榄镇)曹族始祖德章,原籍三水,迁居顺德龙江乡,后又迁居小榄,现历四代丁口四人 显然其中关于曹族的这些记载不足以显示出与澳门曹家有何关系,但冯自由记载曹善业为香山人,必有所据。资料显示澳门曹家应属这两支曹姓中的一支。澳门曹家在当地的兴盛发迹应始于曹有。曹有(?-1896),又名曹渭泉  、曹应贤、曹益昌,是澳门著名葡籍华商之一,早年为了寻求澳葡政府的庇护,积极顺应当时的社会风气,加入了葡国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与澳葡政府保持着良好关系,获得澳葡官方的认可和表彰。据记载:

"照得现据入西洋籍之华人曹存善堂曹有,特将水车一架送给澳官。阅此水车及所有现时应用器具外,尚有预备后来补用者,皆是曹有自备资斧,特为购买送出,以备公用起见。查兹送此物,乃属出于情愿,亦并无私益,愈有功劳,是以本澳官乐为收领。特将曹有所行仗义之事,郑重表扬,实堪嘉尚。查本澳华人云集,丰富可靠,由此送物,可见华 人平日孚信于西洋官,并有心协助西洋官,以期本澳昌盛,共用太平之福也 "六月十七日,经大西洋大君主赏给曹有御赐圣母金星。曹有,澳门居住商人,原系中国人,今入大西洋籍,兹经管理水师并外洋属地事务部保举。以曹有自购水车一架,并 所有水车应用什物,具备送出澳门、地扪大宪等情,且大西洋大君主厚惠博施,故特赏

  这两者资料将曹有的成功之道显示的淋漓尽致,曹有就是凭借这些社会政治关系成为晚清澳门获得葡王授勋的第一人。有了良好的社会政治关系,又有一定资本之后,他转投 工业,成为澳门近代工业的奠基者之一,也是澳门城市近代化的有力推动者,以至于" 袖众商"。顺便指出,曹家的经营方式与财富积累采取的是"子承父业"的家族式发展模式,甚至曹有加入葡国国籍的举措也被其子曹善业所继承。他们加入葡籍后,极力与澳葡官府交好,多次出任一些与华人事务相关的机构的职务。但是家族式经济其管理和发展的 [民国]曹秉濂:《重修禺山曹氏家谱》四卷,民国八年(1919)刻本,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藏。 []厉式金、汪文炳:《香山县志续编》,卷 3《舆地》。

上引林广志博士论文《晚清澳门华商与华人社会研究》中误"""",似有待于订正。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880 4 13 日第 14 号,第 29 页。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880 8 7 日第 32 号,第 36 页。  弊端很多,一旦经营失败或者领头人有所变化,就迅速瓜分资产,衰败下去,很难收拾局

面。曹家就是这样,曹善业在经营败落之后迅即销声匿迹,很多重要的社会活动已见不到 他的身影。

  关于曹家在澳门的发迹情况及曹有本人具体生平暂不清楚,但有一点值得注意,即曹 家子女众多,主要集中在澳门和香港,广州、上海和日本也有一些,其中个别人物成就非凡。据笔者所见不同材料的统计,属于曹氏家族的至少有曹善业、曹善允  、曹善荣  、曹善芬  曹善琮、曹善珩、曹善瑚、曹子俊、曹善谦(字子挥)等  ,可能属于曹家的有曹善根、

曹善麟  、曹善夫、曹善行、曹善忠  、曹善元  等。

资料显示,曹有之子曹善芬在 1907 11 23 日曾与其兄弟曹善琮、曹善珩、曹善瑚一起禀请表明承受其故父曹有即曹益昌遗下之部分物业,1910 2 26 日四人又一起

"禀请立案拆分共同物业" ,  曹善芬还于 1909 8 14 日与曹善夫、曹善行、曹善忠 等禀请共同分取物业。前面三人善琮、善珩、善瑚确系曹有之子,和曹善芬共同承受父亲

物业合乎人情道理;后三人善夫、善行、善忠也与曹善芬同分物业,似乎从侧面说明善夫、善行、善忠的同胞关系。此外,曹善根、曹善麟也于 1908 2 29 日因为财产纠纷控告曹善业,亦似证明曹善业、曹善根、曹善麟同属手足。上述仅为初步揣测,其人物之间的具体关系,仍需要更多的材料加以佐证。如其同胞关系属实,则曹有的子辈后人最少 有十余位之多。

总之,庞大的家族成员,复杂的资产关系,是导致曹家后来内部纠纷不断,迅速走向

衰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二、曹家资产概况

 

在曹有经营时期,曹家即在澳门置曹存善堂、曹连益堂等商号,开设机器匹丝厂,拥曹善允(1868-1953),香港著名绅商,出生于澳门,先后在澳门、上海等地学习法律课程,后留学英

国。回国后在香港设立律师楼,是香港社会福利事务方面领导人物之一,对香港的政治、教育、卫生及社会公共事业贡献良多,是香港民生书院创办人之一。由于他社会服务功绩卓著被委任为非官守太平绅士英国乔治五世颁以 CBE 勋衔。1928 年香港大学赠予他荣誉法学博士学位。

曹善荣系澳门立法局议员,其四子曹思晃为香港著名宗教人士,曹善允之胞侄,1895 年生于澳门, 习葡文于澳门政府公学,1910 年入香港圣保罗书院,1919 年毕业于广州协和神科大学,1922 年封为牧师,1923 年任澳洲华人教会主任牧师。1928 年奉委任为圣保罗堂主任牧师,主持教务长达 14 年。 上引林广志博士论文《晚清澳门华商与华人社会研究》误"""",似有待于订正。

郑观应:《禀北洋通商大臣李傅相为创办上海机器造纸局》、《致上海曹子撝书》,载《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洋务运动)(七),中国史学会主编,1961 4 月第 1 版,第 587 页。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908 2 29 日第 9 号记载:"照得曹

善根即善根,曹善麟即善麟,均已娶,居澳,业主,前到案控告曹善业即曹子基已娶,住澳,业

主,欠银一案",第 499 页;1908 4 4 日第 14 号,第 503 页。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909 8 14 日第 33 号,第 543 页,

"案据华人曹善夫、曹善行均有妻,曹善忠、曹善芬未娶,均年及长成,业主,居住澳门??A、曹

善夫二十份之一。B、曹善行二十份之一。C、曹善忠十份之一。D 曹善芬十份之二"1909 10

2 日第 40 号,第 547 页。

上引林广志《晚清澳门华商与华人社会研究》有"曹善元",但未知所据。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910 2 26 日第 9 号,第 556 页。

 

有大量的物业和房地产,是澳门的巨富之一。

 

  光绪二十二年(1896),曹有身故,由曹善业总管其产业。曹善业在从事匹丝织造的同时,不断扩大生产规模,使曹家的实力日渐增强。但由于曹家家业很大,曹有子女众多,进入二十世纪之后,曹氏家族内部不断出现利益冲突,争讼事件不断发生,形成争夺利益、各自为政的混乱局面。据记载:

"案据华人曹善芬,未娶,年已逾冠,现居本澳;曹善琮,未娶,居日本;曹善珩、

曹善瑚,均已娶,居澳,皆系业主,禀请表明下开各屋系伊等承受其故父曹有即曹益昌遗 下之物业,首位得十份之二,次位得十份之一,三四位共得二十份之二 这样的记载在《澳门宪报》中有很多条,兹不一一缕列。曹善业遭遇多起经济纠纷之后,官司接连不断,其名下之物业陆续被查封拍卖。仅光绪三十四年(1908)澳门按察司一次就查封拍卖曹善业 81  间散落于澳门各处的物业(表一),价值接近五万元,足以显示出曹家资产物业之庞大。 表一:澳门曹家招卖房屋之地段及其估价资料来源:《澳门宪报》1908 2 29 日第 9

(单位:银)

这么大的查封拍卖对曹家的打击是空前的,曹家开始由盛而衰,家族成员相继流散到海外,至今在澳门难以找到很多曹家的历史痕迹。宣统二年(1910)澳门首次放装电话的 汤开建、吴志良:《澳门宪报中文资料辑录 1850-1911》,1907 11 23 日第 47 号,第 495 页。 住户名单,在宣统三年(1911)公布的澳门纳公钞至多之人名单中,已不见曹善业的名字 

清末之际,在澳门盛极一时的曹氏家族最终衰败了下去,作为曹家第二代富豪的曹善业也从此销声匿迹,不知所终。他当时不过五十岁左右,正是精力充沛、经营实业的锦绣年华,但重大社会活动已难觅其踪迹。不知何年何月悄然离世,葬于凤凰山之东坑,又不知何年何月被盗掘一空,棺木都被弃置于山野。曹氏家族的这种盛衰之变,在清末澳门家族社团中恐并不唯一,除了时势和家族本身的原因之外,还有及其深刻的经济社会原因。

 

第三、参与倡建镜湖医院,创办义学

 

 

  同治九年(1870),沈旺、曹有、王禄、德丰等人提出筹建镜湖医院,香山县政府和 澳葡当局都表示支持,次年即向澳葡政府公物会办理登记立契手续  ,同年 10 28  日澳

葡公物会发布公告,批准在三巴门外沙岗山边建筑医院。镜湖医院创建以来积极服务于公益卫生事业,其自身机构、组织、力量和影响不断改变及壮大。 曹有是参与倡建医院的倡导人之一  ,因其社会地位和影响被澳门众华商推举为筹办

医院时的立契人,为医院的创办做了大量工作,此后曹家与医院关系密切,一直延续下来。同治十年九月(1871)的《倡建镜湖医院碑记》中,即刻有曹应贤之名 ,此应该为镜医院创建初期最原始的凭证。民国十四年(1925)《乐善社碑记》(医院慈善医疗诊所  纪事碑)刻有曹子祥、曹子珊之名   ,镜湖医院慈善会值理会第 13、第 18、第 25 31、第 37、第 38、第 41 次常务会议案录也多次出现曹子光、曹子珊之名  在镜湖医院的历任总协值理中,有不少曹姓人担任过职务(表二)。其中曹应贤似出现两次,分别是同治十三年(1874)和光绪十三年(1887   ,曹应达在同治十三年(1874)出现一次,曹善业在光绪十六年(1890)出现过一次,曹善麟在光绪廿一年 1895)出现过一次,曹善焜在光绪廿四年(1898)出现过一次,曹子祥出现过两次,自 1934 1955 年之间,主要是曹子珊、曹子英、曹子光等不断出现,曹子珊几乎年年都有。

娄胜华:《澳门社团精英的代际转换》,《澳门研究》第 22 期,澳门大学澳门研究中心编,第 179 页。 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史》之《镜湖医院慈善会大事记》,第 264 页,澳门 镜湖医院慈善会出版,2001 10 月;《澳门百科全书》(修订版),第 554 页,"澳门镜湖医院慈

善会"条目,澳门基金会出版,2005 4 月。

现存镜湖医院之《倡建镜湖医院碑记》载镜湖医院与澳葡政府的契约:"??谨将澳门西洋公物会所 发本医院地纸照稿刻列??前有华人沈旺、曹有、德丰、王六等四人,系华人镜湖医院公举伊等来的??将该地交与医院公司管理,做为公司之业。缘沈旺等四人系医院公举其办事,是以签名代众

值事应承。照所立地界章程办理,兹特立此契,签名交执存照。  签名??沈旺、曹有、德丰、王六 并见证人??" 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史》,第 3 页;此外,《倡建镜湖医院碑记》刻有曹应达之名,与曹应贤又无关系,尚不清楚。 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史》,第 70 页。 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史》,第 89 页,第 98 页,第 107 页,第 108 页。 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史》,第 245 页,第 246 页。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光绪十三年(1887)名字为曹贤应,属原始记载错误或编者讹误,抑另有其人,尚需考证。上述除曹应贤、曹应达之外,几乎所有曹姓人物都是曹善某或曹子某,是否全部属于曹应贤系统的澳门曹家,其间关系如何,尚不清楚。据推断,其间似乎有或近或远的宗族关系。这些都从一个侧面说明在镜湖医院创始及运作时期,以曹应贤、曹善业为主的澳门

曹家一直起到重要的作用。

 

表二:澳门镜湖医院曹姓总协值理统计(1871-1955)资料来源:《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史》,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出版,2001 10

姓名

曹应达    曹应贤 曹贤应 曹善业 曹善麟 曹善焜 曹子祥 曹子祥 曹子珊 曹子珊    曹子英    曹子珊 曹子光    曹子珊

 

姓名

曹子光    曹子珊

年份

同治十三年(1874

光绪十三年(1887

光绪十六年(1890

光绪廿一年(1895

光绪廿四年(1898

宣统二年(1910

说明:1956  年之后也有曹姓人士在机构任职,

因故未与统计。

曹氏家族对澳门教育也有所关注。光绪十八年(1892)曹有等在捐产业给镜湖医院时就提出拨出若干款项兴办义学,交由镜湖医院全权管理。两年后即设望厦、新埠头、新桥、 卖草地、三巴门等义学五处  ,聘请人员总理义学兼管院内事宜;光绪三十一年(1905) 曹善业召集镜湖医院总理等商议将这五处义学合并为一所小学,他被公推为学校总理之 一,并任主席兼校长  。该小学现今已经发展成为澳门镜湖平民联合学校(镜平学校), 设有中学部,在澳门教育界一直较有影响 

第四、与孙中山先生的交往

根据文献记载,澳门曹家两代人中曹有、曹善业都与孙中山先生有过片断交往,公事私事皆有。光绪九年(1883),孙中山先生自檀香山返国,五年后进入香港雅丽士西医书院深造。期间回乡路经澳门,经友人介绍给当地绅士、澳门镜湖医院的董事曹善业、何穗 田家人看病,他以精湛的医术治好了病人多年未愈的顽疾,使得曹善业、何穗田等人为孙 中山先生的高超医术所折服。据记载:

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史》,第 208 页;又见王文达《澳门掌故》,澳门教育出版社,1999 年出版,第 321 页。

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史》,第 208 页。

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史》,第 215 页。

 

 

"先是总理将毕业时,旅澳曹子基、何穗田家人患病,延总理诊治,一药便瘳,曹、  何惊为神奇 由于这样的缘起,曹善业后来又支持孙中山先生办中西医药局,被冯自由列入兴中会 初期孙总理之友好及同志之一,成为一段佳话。这段交往对中山先生后来在澳门行医、提倡西医作了铺垫,具有一定意义。

光绪十八年(1892)秋,孙中山先生从香港毕业应聘到澳门镜湖医院,为了提倡西 医,救济贫困  ,他计划在澳门实施"药局赠药"。向镜湖医院借款一千四百四十两  ,用于开办药局,这一大笔借款居然得到医院董事们的积极支持。据原借据记载: "立领揭银人孙逸仙:缘逸仙订议在澳门大街开创中西药店一间,需银寄办西国药料,今托吴节薇兄担保,揭到镜湖医院医局本银二千大元,兑重一千四百四十两正,言明每百元每月行息一元算其息,仍托逸仙代办西药赠送,逸仙自愿赠医,不受谢米。此本限用五年为期,到期如数清还,或过期不测,无力垫还,担保人吴节薇兄弟自愿填足,毋得 异论。欲后有凭,立明领揭银单一纸,当众签名。担保人亦的笔签名,交与镜湖医院药局 收执存据。担保还银人吴节薇的笔。知见人黎若彭、阮建生、黎晓生、曹渭泉、张杠伯、宋子衡。光绪十八年一月三十日。立领揭银人孙逸仙的笔" 此处曹渭泉即曹有,他作为镜湖医院的早期倡办者最具资历,签名作为孙中山先生借 款的知见人之一,借出相当于镜湖医院半年经费的银两给一位青年西医,可见其见识之远。

  对于孙中山先生在澳门行医的宣传,曹善业也尽力襄助。当时《镜海丛报》和葡文周报《澳门回声》都刊登了孙中山先生在澳门行医的消息,曹善业和澳门知名人士焯之、 陈席儒、吴节微、宋子衡、何穗田等联名,也于 1893 9 26 日和 10 7 日两次在报章上刊登《春满镜湖》告白,介绍孙中山先生在澳门的地点、时间、业务范围及高明的医 术,表彰他的崇高医德,"不欲酌定医金,过为计较""不受分文,以惠贫乏""凡外间延请,报明急症,随时速往,决无迁延"   ,表彰其高明的医术和崇高医德。

 

第五、与上海机器造纸局的关系

 

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上海出现外商印刷厂,洋纸大量进口,对民族造纸业影响很大。

罗香林:《国父家世源流考》,民国 36 年(1947 年)上海商务印书馆铅印本。

孙中山在《伦敦蒙难记》中曾自述:"阅五年而毕业,得医学博士文凭??时在西历一千八百九十二 年,余人卜居于珠江口之澳门,以医为业。予既居澳门,澳门中国医局之华董,所以提携而嘘拂之者,无所不至,除给予医室及病房外,更为予购置药材及器械于伦敦。此事有大可注意者一端;自

中国有医局以来,其主事官绅,对于西医从来未有正式的提倡,有之,自澳门始。" 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史》之《镜湖医院慈善会大事记》,第 261 页。

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镜湖医院慈善会创办 130 周年纪念特刊》,第 66 页;《澳门镜湖医院慈善

会史》之影印原件,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出版 2001 10 月,第 24 页;龙寰《孙中山在澳门》,

《中山文史》1989 年第 2 期,政协中山市委员会文史委员会编,第 16 页。

盛永华、赵房、张磊:《孙中山与澳门》,文物出版社 1991 年版,第 69 页,。

郑观应和时任上海侯选同知、官僚买办曹善谦(字子撝,撝通作挥)注意到这种情况  主张尽快发展中国制造工业,并拟在上海创办机器造纸厂  ,获得李鸿章的批准。随后曹善谦、郑观应、唐景星  、李秋坪  等集银十五万两,并于清光绪八年(1882  年)破土建厂 

光绪十年(1884)竣工,厂名为上海机器造纸局。上海机器造纸局的设立和运作标志着我国传统的造纸工业进入了一个新的转折点,其艰辛创业的历程,是近代中国民族工业在困 境中挣扎的一个缩影。 经研究,倡建此事的核心人物之一曹善谦乃是澳门曹有之子,这在光绪七年(1881

 

郑观应致李鸿章禀帖中有所记载:

"窃查阅海关年结,洋绒洋纸入口日多,绒之材料出自羊毛,宜设于北五省;纸之材料细者出自旧絮破布,粗者出自稻草、树皮,皆用机器、药水捣烂而成,到处可设,亟应仿办也。惟职道所办织布局尚未开工,恐蹈好博不专之诮。适有候选同知曹善谦—即前年报效晋赈万金广东曹道应贤之子—在沪,均愿招股承办,职道嘱其先设机器制造洋纸公司,俟办有成效再筹办绒厂??"  但是,上海机器造纸局工程未经告竣,股本皆已告馨  。到光绪十年(1884)春,曹善谦出于无奈,回广东力求其兄德资禅臣洋行买办曹子俊来沪"收拾残局,时曹父在澳 门,陆续汇来银 75700 余两  ,曹子俊接手后,终于在 1884 12 月中建成出纸。当时曹

子俊邀请股东赴会之函言辞恳切,叙述详备,足见当时民族资本家经营之艰辛,兹录全文如下: 黄汉民:《关于我国第一家民族资本造纸厂的辨误》,载《社会科学》1984 年第 2 期;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中国近代造纸工业史》,1989 12 月第 1 版,第 51 页;

范文澜:《中国通史》第 11 卷《近代前编》第六节《轻工业》;上海地方志办公室编《上海造纸志》第 1 章《发展史略》第 1 节《起步阶段》,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1996 6 月。

唐景星即唐廷枢,清末洋行买办,著名洋务企业活动家,广东香山(今珠海市)人。1851 年起,先后在香港、上海海关担任译员和买办,从事商业活动,1873 年任李鸿章主持的轮船招商局总办,成

为洋务派官僚的有力助手,1876 年受李鸿章委托筹办开平煤矿,1892 10 7 日卒于天津。

李秋坪,(?-1888),香山人,高易洋行买办,曾应吴虹玉之请,捐助土地和 10700 银圆给同仁

医院建造大洋房、诊治房各一。与唐廷植、谭同兴、陈咏南、吴虹玉、唐廷枢、颜永京、陈辉庭等香山人一起领导过著名的外滩公园游览权力交涉事件,这是上海华人与租界当局交涉的大事,也是

 

近代中国人民反对外国欺凌的著名事件。

转引《益闻录》报导:"本埠现有华商鸠合巨资拟设纸厂一所,已聘定美国某西人综司其事,一切作纸工具皆用火枪机器",光绪八年八月九日刊印;又见《上海对外贸易志》第一章《近代技术设备进口》第四节《轻工业》,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郑观应:《禀北洋通商大臣李傅相为创办上海机器造纸局》、《致上海曹子撝书》,载《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之《洋务运动》第 7 分册,第 587 页,1961 4 月第 1 版,中国史学会主编。此外,据《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史》之《镜湖医院慈善会大事记》第 264 页记载,该会于光绪三年

1877)年捐款赈济山西、山东灾荒,买收尝产,价值 1298 银两,与郑观应此处所称"前年报效晋

赈万金"似属于同一事情。

《申报》1892 3 30 日。

《申报》1882 8 12 日、1892 3 22 日、1892 9 4 日。禅臣洋行总行设在德国汉堡市,

系德资商行,道光二十六年(1846)在广州设立分行。

《申报》1892 9 5 日《上海造纸局告白》,影印本第 42 29 页;罗端阳:《谈我国第一    家机

器造纸厂》,载《中国造纸》1993 年第 2 期,第 64 页。  "启者,机器造纸局创于光绪八年间。由舍弟子撝招集股本,置买地基,起造房屋。

购办机器,雇用洋匠,工程未经告峻。而用度浩繁。虚耗糜费,计阅年余之久。股本皆已

告罄,且亏负累累。至十年春间。拮据万分。大有不可终日之势,子撝回广力求子俊来沪

收拾残局。并粤英领事处立明凭据。然后自知才拙,何堪常此重任。第念局中股份我家居

多,衣食所赖甚重,不忍漠视。俊无奈允其所请。迅即返沪效力扶持,但配置机器房屋各项工料,一切经费在在须支,故不得不多方张罗以供局用。乃陆续从粤措来银两,始得工

程完竣,布置周全。然事属始创,人手生疏,考究出纸虚耗工料,开设各处分局以求销

路,平货价以广招徕,种种糜费已属不赀。而货逋繁多,无从挹注,迫得将局产业向西人

按揭扩充资本,以冀收桑榆之效。无如连年生意仍未见起色,机器顺逆不常,时好时歹,

诸多窒碍。而每年纳息,日益增添,亏累愈甚,借贷无路,避债无台,势迫时穷,终归无

济。现在各债主日夜追逼,欲罢不能,欲做不得。为急登报,伏乞在股诸公于廿七、廿八

日驾临本局,公同会商,清理帐目,以定行止。不胜待命之至。光绪十八年二月廿三日经

理人曹子俊谨启"

该函讲明了自己和曹子撝的关系,也详细申明了来沪的原委和目前情势,足以具体感受到民族资本家在中国近代化进程中的困顿和苦涩。

总之,澳门曹家在上海机器造纸局创建之初起到重要作用。上海机器造纸局从筹建到倒闭十年的经理先是曹善谦,后为其兄长曹子俊  ,其父曹有在澳门筹集银款资助,主要 是利用家族资本进行运作,后来虽因资不抵债、官司不断而终止运作  ,但这种以家族投

资为主、兄弟联手经营以发展机器造纸业的情况是耐人寻味的。

此外,曹子俊还与李松云发起中国制造熟皮公司,与陆敬南、袁承斋等五人任英商上海五彩画印有限公司董事  ,与唐廷枢、郑观应、唐茂枝、唐杰臣等香山籍名士成为近代

上海外商企业中的著名华人董事之一,功绩非凡。有关论者对包括曹子俊在内的华董在历

史上所起作用的评价是非常中肯的:

"华董作为华商中的精英份子而当选外商企业的董事,为外商企业在中国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而在参与外商企业经营决策的过程中,他们也从洋人那里学到了近代企业经营管理的方法,并因此在中国的早期近代化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中西交流就是通过这样一些人的实际活动进行着??尽管华董近代化过程中的作用还是初步的,并且存在着诸多弊端和缺陷,但他们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应该得到后人充分的尊重"

四、余论 上海地方志办公室:《上海造纸志》第 15 章《文献》第 2 节《文件》,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

版,1996 6 月。

光绪十八年(1892)年上海机器造纸局濒临倒闭,《申报》连续刊登经理曹子俊的多则启事。

《申报》1892 9 11 日《律师威金生告白》,影印本第 42 68 页。

《申报》1890 8 3 日。

张秀莉:《19 世纪上海外商企业中的华董》,《史林》2004 年第 4 期,第 12 页。 家族是社会最稳定的基层单位,是传统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家族的发展演变和家族

成员的生平事迹,反映了相应时期所在地区社会经济和历史的变迁。曹善业及澳门曹氏家 族尽管如昙花一现,但却在清末民初的澳门社会和洋务运动事务中留下了一些重要的影响 和不可磨灭的印迹,似值得近代史研究者关注。

本文仅就有限的资料进行了初步探讨,对曹善业的晚年活动及其东坑墓葬被盗掘的具 体情况,曹氏家庭成员的组成及其相互关系,尚在继续探索之中,希望能引起有关学者的

深入研究。

(作者张建军,196610月生,广东省珠海市博物馆研究员,历史学博士)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三峡信息之窗
读网文摘 书画家 曹也彬
户外冬泳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