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前50名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明史》中的三个曹鼎

[日期:2014-06-02] 来源:  作者:曹自强 [字体: ]

中华书局1974年版《明史》中,有三个曹鼎,具体如下:

1、《明史》卷九十五·志第七十一·刑法三:“缉事者诬告犹不止。(成化)十三年(1477年),捕宁晋人王凤等,诬与瞽者受妖书,署伪职,并诬其乡官知县薛方、通判曹鼎与通谋,发卒围其家,掠诬伏。方、鼎家人数声冤,下法司验得实,坐妄报妖言,当斩。帝戒以不得戕害无辜而已,不能罪也。是年,令锦衣卫副千户吴绶于镇抚司同问刑。绶性狡险,附汪直以进。后知公议不容,凡文臣非罪下狱者,不复加棰楚,忤直意,黜去。是时惟卫使朱骥持法平,治妖人狱无冤者。诏狱下所司,独用小杖,尝命中使诘责,不为改。世以是称之。”

此曹鼎为成化十三年(1477年)宁晋县通判。

2、《明史》卷一百六十七·列传五十五·曹鼐传:“曹鼐弟鼎进士,厉吏科都給事中。”此处显然把曹鼐弟名字搞错,曹鼐弟曹云1.jpg(缺字,上口下鼎,音云、员),正統戊辰(正统十三年,1448年)進士。据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历科进士题录·明朝之部》载,正统十三年戊辰科(1448年),第二甲第二名曹云1.jpg,该名录作曹Snap1.jpg(缺字,上曰下鼎,音云、员),查《康熙字典》无此字,应为云1.jpg(缺字,上口下鼎,音云、员)。

又,据蔡叆所作《曹文忠公神道碑》,即曹鼐神道碑,“公兄弟四人,兄鼎;弟云1.jpg(缺字,上口下鼎,音云、员),正統戊辰(1448年)進士,吏科都給事中;次鼏”,所以,曹鼐弟曹云1.jpg,致仕吏科都給事中。

结论:《明史》卷一百六十七·列传五十五·曹鼐传中记载的“曹鼐弟曹鼎,历吏科都給事中。”是把名字搞错了,应是“曹鼐弟曹云1.jpg(缺字,上口下鼎,音云、员),历吏科都給事中。”

3、《明史》卷三百·列传一百八十八·外戚:“初,正德时(1491——1521年),日者曹祖告其子鼎为延齢奴,与延齢谋不轨。”此曹鼎为天官曹祖的儿子。

4、另外,明朝永乐二年(1404年)进士曹鼎,据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厉科进士题录·明朝之部》载,永乐二年甲申科进士榜,第三甲第十七名曹鼎。此曹鼎不是曹鼐之兄。据蔡叆所作《曹文忠公神道碑》,即曹鼐神道碑载:“公(曹鼐)生於永樂甲申(1404年)五月初八日,卒於正統己巳(1149年)八月十五日。”永乐甲申年,就是永乐二年,即公元1404年,曹鼐刚出世。也就是说,曹鼐不会有一个大他几十岁的哥哥,按过去中进士的年龄看,此曹鼎在中进士时,年龄至少是二十五岁以上,而曹鼐神道碑碑中,并未提及他兄是进士,所以,此曹鼎非曹鼐兄。

综上所述,明史中出现的三个曹鼎,是三个不同的人,一个是成化十三年(1477年)任宁晋县通判的曹鼎;一个是把曹鼐(1404——1449年)弟曹云1.jpg(缺字,上口下鼎,音云、员)名字误写为曹鼎;另一个是正德间(1491——1521年)天官曹祖的儿子曹鼎。

另外,永乐二年(1404年)进士也有一个曹鼎,应该是另一个曹鼎,从时间上看,不可能是《明史》中出现的三个曹鼎之一,更不是《曹鼎系曹鼐之兄而非其弟》一文中说的,是曹鼐的兄,按该文说若是曹鼐兄来看:一是二人年龄相差太大,几乎是曹鼐的父辈。二是按该文的推断,“曹鼎是曹鼐之兄,永乐二年,曹鼎登进士,后授给事中。”无历史资料支持,不是史实,其结论是错误的。

 

附:《曹鼎系曹鼐之兄而非其弟》文,该文来自网络。

 

曹鼎系曹鼐之兄而非其弟

——二十四史之一《明史》的一处差错

李苏现

名人也有出错的时候,不管头衔多高,学问再大,也是免不了的。比如《明史 列傳第五十五》《曹鼐传》明确写道:“鼐弟鼎进士,历吏科都给事中。”而蔡叆《曹文忠公神道碑文》却写:“公兄弟四人,兄鼎,弟(缺一字),正统戊辰进士,吏科都给事中”。 

两者孰对孰错?就此问题专门就教于长期进行曹鼐和蔡叆研究的两位资深专家郭佳宁、张廴姮夫妇,他们说:“《曹文忠公神道碑文》是对的,《明史》错了。虽然,蔡叆很谦虚,他在《曹文忠公神道碑文》一文结尾说:“予不揣浅陋,谨取典籍所载,及故老所传者,次第其事,刻之墓左。”  曹鼎是曹鼐之兄,永乐二年,曹鼎登进士,后授给事中。土木之变后,曹鼐殉难。明英宗在发动夺门之变后,授曹鼎为吏科都给事中。蔡叆《曹文忠公神道碑文》:“(曹鼐)公兄弟四人,兄鼎,弟(缺一字),正统戊辰进士,吏科都给事中”。《明史》志第七十一 ,刑法三:“缉事者诬告犹不止。十三年,捕宁晋人王凤等,诬与瞽者受妖书,署伪职,并诬其乡官知县薛方、通判曹鼎与通谋,发卒围其家,掠诬伏。方、鼎家人数声冤,下法司验得实,坐妄报妖言,当斩。帝戒以不得戕害无辜而已,不能罪也。是年,令锦衣卫副千户吴绶于镇抚司同问刑。绶性狡险,附汪直以进。后知公议不容,凡文臣非罪下狱者,不复加棰楚,忤直意,黜去。是时惟卫使朱骥持法平,治妖人狱无冤者。诏狱下所司,独用小杖,尝命中使诘责,不为改。世以是称之。”《厦门晚报》2010523日《成化风气一瞥——成化往事之三十六》(作者:林志民 )说得很明白:“成化13年,两位退休官员,原通判曹鼎、原知县薛方在河北宁晋的老家被西厂包围、查抄。两人被捕,受尽酷刑后,承认了西厂所指控的全部罪行:私藏、传播违禁书籍,即所谓妖书。这是一起案情复杂、链条漫长、涉案人员众多的谋逆案,起因是西厂在村民王凤和康文秀家里发现了妖书,康文秀还是个瞎子。在设备先进、刑具齐全的审讯室,西厂很快获得他们需要的全部口供。王凤、康文秀交代了一份名单,其中有曹鼎、薛方两人。 西厂办案总是从重、从严、从快,口供一经画押,铁案即算铸成,所有涉案人员被判处死刑、财产充公。曹、薛两个家族不服,冤气冲天、四处呼号,终于惊动到宪宗皇帝。案子奇迹般地发回法司重审。新的调查使真相大白,如好莱坞的悬疑片一样,原来一切都是西厂设计、编排、导演的,所谓妖书,也是西厂炮制的。一桩人头落地的大案瞬间冰释,仿佛一场玩笑。”《南国早报》20071214日《广西纪妃与弘治皇帝》一文也说:“通判曹鼐、知县薛方,都是宁晋人,闲住在家。西厂校尉诬陷同县的王某与一个盲人藏有妖书,牵连到他俩,便派兵包围了他们的家,严刑拷问,罪名论死。两家人呼冤之声不绝。于是下司法复审,发现果是一桩冤案。有的人被抓,地方官明知是冤案,但惧怕西厂的势力,只好附和,不敢深究。于是,一时京城哗然,怨声载道。”   

 

  

阅读:
录入:曹自强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三峡信息之窗
读网文摘 书画家 曹也彬
户外冬泳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