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前50名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河北衡水市景县曹氏名人曹思诚

[日期:2013-11-05] 来源:  作者: [字体: ]

河北衡水市景县曹氏名人

 

曹思诚,字孕一,又字仲参,明清之际景州人,故居在今河北景县后留名府乡西路古庄村,曹氏祖茔尚在。曹思诚墓在破除封建迷信中被毁,封土及神道两侧石兽基座保留至今。文革前,景州城内有曹氏“四世一品”石坊,南向书“总宪万邦”,北向书“四世一品”。据清康熙版《景州志●曹思诚传》载,曹思诚生而沉静简默,10岁就写得一手好文章,14岁入州学。明神宗朱翊钧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31岁)乡试中举,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32岁)进士及第,授河南泌阳县知县。万历四十年(1612年,40岁)授工部主事,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41岁)改兵部职方司,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42岁)擢吏部主事,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43岁)补(吏部)稽勋司,历(吏部)验封、考功司,升(吏部)文选司郎中。明熹宗朱由校天启五年(1625年,53岁)拜太常寺卿,天启六年(1626年,54岁)为太常寺正卿,授通议大夫,历刑部右侍郎、刑部左侍郎、吏部左侍郎、户部尚书理吏部左侍郎事,天启七年(1627年,55岁)加太子太保,拜都察院掌院事、左都御史。曹思诚于明思宗朱由检崇祯二年(1629年)四月,罢职回景州故里。

曹思诚是个有争议的人物。这样一个身居高位的人,《明史》无传,民国年间修撰的《景县新志》仅载荐辟表,而没有个人传记。据说,满人进京,定鼎中原,广召前明官吏留任。清顺治元年(1644年)八月二十一日,曹思诚因保卫乡里治安有功,经地方推荐应召进京,于十月初六觐见顺治皇帝,上表说,“恳圣旨俯赐回籍调理,以全余生”,以年老体弱为由力辞官职。《明史·魏忠贤传》载:天启七年(1627年),为魏忠贤建生祠,“……故天下风靡,章奏无巨细,辄颂忠贤,宗室若楚王华,中书朱慎,勋戚若丰城侯李永祚,廷臣若尚书邵辅忠、李养德、曹思诚,总督张我续及孙国桢、张翌明、郭允厚、杨维和、李时馨、汪若极、何廷枢、杨维新、陈维新、陈尔翼、郭如、郭希禹、徐溶辈,佞词累牍,不顾羞耻。忠贤亦时加恩泽以报之。所有书咸称‘厂臣’不名。”

看来,曹思诚已为《明史》列入魏忠贤奸党成员。为了解曹思诚的真实情况,有必要将历史背景搞清楚。明神宗万历年间(1573年—1620年),东林党人叶向高、韩辅政,邹元标、赵南星、王纪、高攀龙等为朝中重臣,左光斗、魏大中、黄遵素为谏官,魏忠贤一党尚未形成大的气候,到明熹宗天启四年(1624年)形势大变,出现了魏忠贤一党独揽朝政的局面。工部郎中万上疏劾魏忠贤被乱杖打死,叶向高因受辱退休而去,吏部尚书赵南星、左都御史高攀龙、吏部侍郎陈于廷及杨涟、左光斗、魏大中等先后数十人被罢官。时间不长又罢免辅政重臣韩、兵部侍郎李邦华。史称“正人去国,纷纷若振槁”,坚持正义的大臣个个离朝而去,就像摇动干枯的树木,叶子纷纷飘落一样,可见魏忠贤一党为非作歹,操纵朝政到了何种程度。

但魏忠贤一党并没有就此敛手。魏忠贤死党王绍徽造《点将录》,将叶向高、顾宪成、邹元标等与阉党斗争的人收入册中,称之为“东林党人”,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横加迫害。到了天启七年(1627年),魏忠贤党徒又令天下州县为魏忠贤建生祠,有人甚至上表提出以魏忠贤配享孔子,以魏忠贤的父亲配享孔子的父亲,享受天下人的供奉。蓟州道胡士容不写建祠的文表,遵化道耿如杞入魏忠贤生祠不拜,全部下狱论死。处在这种形势下,似乎只有三种选择,一是与东林党人站在一起,结果是削籍除名,或下狱论死;二是投靠魏忠贤,那就是升官发财,万人唾骂;三是,素食尸位,浑浑噩噩,置身度外。但曹思诚是个有雄心大志的人,他没有选择这三条路中的任何一条,而是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对于魏忠贤,他既不卖身投靠,又不针锋相对,而是曲意逢迎,有了机会再一展身手,为大明江山的复兴尽一己之力。所以,别人上书称“厂臣”,他也称“厂臣”,甚至有时也不得不对魏忠贤进行歌功颂德,如《明史》所说,表现出一种厚颜无耻的样子。

清康熙版《景州志》收录明东阁学士、礼部侍郎、清刑部尚书艾元徵为曹思诚撰写的《墓表》,道出了墓主的两难处境和复杂心情。对《墓表》中的文字(略),我们似乎可以这样理解:曹思诚在明天启末年登上高位,怀着“殷尤启圣,百度维新”的宏图大略,希望能“振风纪之颓”,“化畛域之堑”,做一些对国家有益的事情,挽救大明江山于即倒。但是,为什么曹思诚的愿望没有实现呢?面对那种党争纷仍的局面,他就像北宋的苏轼一样,为洛党与蜀党的政治斗争而心焦如焚,做到折冲权衡、两全其美又谈何容易!曹思诚虽身负重任,“有激浊扬清之责”,但在那种冰封雪冻,“千山如镜”的严酷现实面前,就算自己火热的胸膛可将一山融化,于大势已去的大明江山又有何补!曹思诚的理财能力超过唐代肃宗、代宗两朝执掌财政大权、一心为国、锐意改革的刘晏;他既是大明朝的两朝元老,又身兼帝师的重任。但是,当他权柄在握,登高望远,一展抱负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处在他人屋檐之下,连抬头看路都是天大的难事。《墓表》的作者将曹思诚视为高山北斗,太阳山上高大的若木,为自己不能常侍于左右而惭愧。他相信,多少年后,一定会有人理解他、怀念他,穿过眼前这片茂密的松柏,来到他的墓碑之前,悼念这位生不逢时、乱世忧国的贤人。

天启七年八月,熹宗病死,崇祯皇帝即位,魏忠贤一党的厄运就到了。当年十一月,发配魏忠贤凤阳安置。魏忠贤刚刚上路不久,朝廷又下令逮捕治罪。这时魏忠贤已来到阜城(今河北阜城县),听到这个消息后上吊自杀。朝廷下令将魏忠贤处以碎尸之刑,在河间悬首示众。

随之而来的是确定阉党名单,以及如何给追随魏忠贤的人定罪时,崇祯令朝臣拿意见。大学士韩、李标、钱龙锡怕给自己树怨,仅列了四五十人的名单。崇祯皇帝认为太少,下令廷臣再议,这样又增加了几十人,崇祯皇帝仍然不高兴。他明确要求,凡是对魏忠贤拥护、赞颂、献媚逢迎的,一律列入逆党名单。而且规定,宦官也不得例外。他亲自将颂扬魏忠贤的奏章放在几案上,对大臣们说,这都是奸党的颂扬文字,可以据此开列逆党名单。崇祯二年(1629年)三月,刑部和都察院拿出了一个新的逆党名单,以诏令的形式颁示天下。其部分如下:

“首逆凌迟者二人:魏忠贤,客氏。首逆同谋决不待时者六人:呈秀及魏良卿,客氏子都督侯国兴,太监李永贞、李朝钦、刘若愚。交结近侍秋后处决者十九人:刘志选、梁梦环、倪文焕、田吉、刘诏、薛贞……。交结近侍次等充军者十一人:……。交结近侍又次等论徒三年输赎为民者:……曹思诚……等一百二十九人。………”。

根据这个诏令,曹思诚定的是第五等罪,徒刑三年,交钱赎罪,回乡为民。从名单的形成过程来看,明显是扩大化了。曹思诚自明天启六年(1626年),也就是魏忠贤一党最为猖獗的时候进入朝廷中枢;应当说这与魏忠贤的提携不无关系。但据《明史·七卿年表》,曹思诚天启七年十一月加太子太保、左都御史执掌院事。这年八月,熹宗去世,到十一月,崇祯已即位三个月。崇祯皇帝上台后,就有铲除阉党的念头,为什么在放逐魏忠贤的同一个月,还要为曹思诚加官,并将他放到一个如此重要的位置呢?而第二年三月,又把他列入魏逆一党而判刑三年,四月赎罪开销回籍,这种处置就不能不令人疑窦丛生了。

据明史记载,有不少人对朝廷的诏令不服,提出上诉,但都被崇祯驳回。到南明福王当政时起用阮大猷,开了翻案的先例,此后有太仆少卿杨维垣等九人复出为官。而闲居在家的曹思诚并未复出。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满人已兵进中原,景州已是大清天下;二是曹思诚对官场心灰意冷,再也不愿想那些令人痛心的是是非非,就连清廷授官都力辞不就,更不用说南下投奔福王为自己正名了。

回乡后,他写了一篇很有名的散文——《瑞芝亭记事序》,对自己的为官之路进行了总结和反省,并将自己比做梁柱与基石的缝隙之间生出的灵芝。全文如下(译文):

崇祯二年,我退职还乡已过一年。当时,朝中门户权臣,借清除魏忠贤宦官势力的机会,制造冤案,张开大网,迫害不同政见的人。我因为没有顺服听命,被罗织罪名,列入打击对象。然而,不顺利就停下脚步收敛个人情怀,对我是最合适的了。陶醉于田间小路,留恋于荒草野地,与群鸟相戏,同麋鹿为友。这使我突然觉得,现在的生活是多么明智,过去的追求是多么荒唐。在这样的心境中,寻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遍访李太白诗中的剡溪仙境,迈动双腿,信步漫游,选择名胜之地。

景州城西十二里庄,有片清水,林木环绕,幽静偏僻,空旷寥阔,触景生情,久久徘徊,不忍离去。于是雇佣工匠,筹集材料,在水中央建造一所小房舍。水中陆地十分狭小,长宽像块笏板,如果失于管理,很容易长满荒草野荆。将水底淤泥清理到四周,使水流循环畅通。环房舍打起齐胸高的矮墙,折下柳枝扎起篱笆,在原来围墙的旧址堆起一尺多高的土带夯实,也就不讲究多么精美了。大约夏天四月开工,经过40天,工程就完成了。登上亭子,放眼四望,绿树如云,一片深青。乘一叶小舟,中流荡漾,荷花竞开,靓丽鲜明。在这里游玩,在这里休息,在这里饮酒低唱;时而阴雨霏霏,时而云开雾散;时而阳光灿烂,时而日月无光;时而怡情垂钓,时而耕耘播种;时而凭栏长啸,时而抽泣低吟。莽莽旷野,天高空灵,气象万千,真是一个崭新的世界!旅店之内是那些不辨世事、追名逐利的人吗?他们是那样辗转艰辛,那样孜孜以求,以致变得痛苦疯颠而不能自拔。

这年秋天,望日亭左侧柱基那儿,一棵灵芝挺拔茁壮地生长出来。开始发现它时,像玉状竹笋,一枝茎4个叶片,一枝茎3个叶片。过了10天,它的冠就像圆形的盖子了。又过了10天,茎叶繁茂披散,像莲花,又像曲折缠绕的篆文。茎高一寸多,外表鲜嫩如羊脂玉肌,又恰似一颗颗散落的珍珠。冠的颜色最初是嫩金色,接着变为纯金色,最后变为紫金色,晔晔闪光,滑润滚圆,大约二寸多高,小一点的要比这矮一些。仔细观察,冠上瓣纹错杂,像来回游动的蝌蚪, 如梅花,如雪片,如云朵……

我曾经研究过《韵府》,说灵芝有4个品种。这棵灵芝生长在亭柱与基础的缝隙之间,没有根却很茂盛,大概是紫灵芝吧?这一年,北京以南大旱,这里却几次大雨滂沱,家家欢庆秋季丰收。可能是灵芝祥瑞的感应,使得阴阳和谐,百业昌盛,天遂人愿,这大概是偶然发生、不易遇到,而又必然发生的事情吧。

原来,我冒昧地为小亭题额“朵莲”二字,现在看起来有些乏味了。今重新题写轩额为“瑞芝”,这大概才算揭示了它的本质吧。

  

阅读:
录入:曹建亚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请问您有没有艾元徵写的墓表原文,急盼!沇   (沇川农夫 ,12/07/2014 13:47:46 )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


三峡信息之窗
读网文摘 书画家 曹也彬
户外冬泳
最新视频